李零:《易经》是一种自然哲学

自然日期:2021-04-17 00:29


让经典回归诸子百家的讨论中

问:选择我们的经典的标准是什么?

李零:我所选择的四大经典,和中国人的思想方法有关系。

也是西方汉学家选择的四大经典。

因为西方人很重视思想史,比如他们讲到希腊经典,一定会读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些思想家的东西,所以他们在中国古籍寻找的也是最有思想和智慧的作品。

我们研究西方要读圣经,他们研究中国,在道教里找本书,当做宗教经典也可以理解。

而且传统所说的经典从来都不是固定的,比如《论语》,无论在战国还是汉代,都不会算作经,它在汉代曾被视为传记,后来也恢复成经,所以经典的概念一直在发生变化,我讲的“冯胡异同”里,胡适先生一个重要的贡献是,讲思想史不独尊儒家,重新拉回到诸子百家的范围内来讨论,所以儒家经典也是诸子文化所依托的一个经典,其实它还在子学的范围内,而非经学。


《易经》被《易传》阐释为自然哲学

问:《易传》用以阐释《易经》,为什么被称为易学革命?

李零:说到《易传》和《易经》的关系,我们回过头看《汉书艺文志》就知道,在当时,选择术影响最大,所谓周易之学,虽然因为经学的作用,日渐被重视其思想内涵,但和今天一样,大家对它的兴趣主要在算命,所以仍作为一种术书在传播。

在术书列里面,一方面,易学借助经学的力量,另一方面,用顾颉刚先生的说法,汉代的学术中,儒学本身就大讲阴阳五行,知识阶层和统治阶层也重视。

阴阳五行,原本跟天文历算选择之书关系更大,但当时《周易》的地位已经改变了。

从术书演变的历史来看,周易在战国秦汉时发生的变化是非常重要的、跟我们自然科学史研究最密切的,是古代阴阳五行学说到底怎么形成,在《易传》的阐释下,《易经》获得了新生命——它变成阴阳五行学说的一个经典。

而且,中国的数术方技无所不在,本身却没有一个经典,大家要研究阴阳五行学说,只好将《周易》作为经典。

中国思想史中,关系到宇宙论和中国古代自然哲学,《周易》有独特的力量。

所以一方面,我们是在讲一个孔子的时代就在读的最古老的经典,也要看到它在战国秦汉所发生的后续转变。

这就是我理解的易学革命。


占卜是统计学,体现投机心理

问:《左传》中可读到古人会进行多次占卜,为什么?

李零:《周易》一直被用于占卜,而扑克和占卜相似,都是概率统计学,占卜里体现的投机心理是特别普世的,就像现在人们算命,求医问药一样。

希腊人不管干什么都要去神庙里去找神谕。

但时常又要走后门,不断贿赂神庙的祭司,最终是想贿赂神改变结果。

《左传》里也记载了人类这种相似的原始思维,一方面要卜筮,一方面对结果不满,会多次占卜,还会故意做相反解释。

情况很复杂,经过多种解释和占筮,有一定的随意性,根据自己的意愿,这需要去研究占卜的心理学。


周易与《老子》同样讨论终极问题

问:周易所说的“道”和老子所说的“道”有何关联?

李零:《老子》说的“道”也是在探讨终极问题,虽然《周易》对“道”的理解和老子的未必一样,但是他们所关涉的对象是完全一样的。


中国自然哲学传统一直在延续

问:中国自然哲学还存在吗?

李零:不能把中国当怪物,觉得外国有的中国就没有,比如,自然哲学是西方概念,我们过去想到自然起源问题,在西方宗教中,首先有创世纪。

那么,中国创世纪在哪儿?中国人对宇宙怎么看?

对这点来说,中国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但是不代表没有自然哲学观。

中国的宇宙论和自然秩序,集中起来就是阴阳五行学说。

虽然,阴阳五行学说并没有一本专著,而是散见在相关的自然科学分支里。

在科学昌明的现代,也未必能有人专门对其进行科学研究,通常放在哲学系里,被搞思想史的人研究一下,但是中国毕竟是有这种传统的,在当代,对具体学说而言,它对中医理论的支配性较强。


港台学术也有政治背景

问:你作为传统文化研究者,怎么看海外新儒家?

李零:讲新儒家需要注意港台学术的政治背景。

即使在台湾,文化也与政治运动相关。

1966年,大陆在搞文化革命,台湾搞了中华文化复兴运动。

其内资源就是新儒家和其理解的传统道,外部与美国当时一个基督教组织相关,这个组织在搞世界道德重整运动——要以基督教的道德来统一其他道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也是以儒家为核心。

希望建立儒教,领导四大宗教。

新儒家宣言,基本和中华文化复兴运动非常相似,近年来大陆很多非常响亮的政治口号,是从台湾来的,比如大爱无疆就是台湾的净空法师提的。

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后来也歇了,原因就是李登辉上台。

但是他们那边歇了,我们这里兴起了。


要公允评价两岸传统文化

问:近年来谈传统文化必谈台湾学术界,你怎么看?

李零:台湾学术这些年在中国放大,和中国现代思想界的生存状态有关系,历史基本都是吃后悔药的,都爱往以前看。

离我们最近的后悔药就是台湾,现在台湾有一种神话,说传统文化都在那里。

比如1948年底,蒋介石发动抢救大陆学院文化计划,台湾本地不知什么叫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是国民党带去的。

台湾学者有个比较好的优势,就是没有太多的政治运动,但学术也并非脱离政治。

同样大陆学者也没有中断传统文化,中国文物也没有全跑到台湾去,绝大多数在大陆。

学者也在这儿。

你去看看中华书局、三联、商务印书馆的书目。古典文献的出版都是很多的。

对台湾和大陆的文化要做公允的评价。

2013年伊始,《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在三联书店出版,这本研究中国最古老经典《周易》的作品,标志着李零“我们的经典”系列正式收尾。

自2007年起,他在三联书店陆续出版《去圣乃得真孔子:〈论语〉纵横读》、《人往低处走:〈老子〉天下第一》、《唯一的规则:〈孙子〉的斗争哲学》等。

这一系列的源起,恰好涵盖了李零多年来几个主要研究方向,简帛文献和学术源流,《孙子兵法》研究,中国方术研究,海外汉学研究与中国古代兵法等多方面。

他从古代学术思想的源头开始梳理,正本清源,发悟今日之学术,以启未来之思想。

尽管,学术之辩常新,难有定论,但李零深知,比结论更为重要的是学术讨论的气氛和环境。

他在“我们的经典”总序中,借胡适和冯友兰对待中国哲学史的不同态度表示,复兴子学,才是重归古典。

让儒家由学术史上一家独大的地位,回归百家争鸣的环境。

由此观之,由其多年的学术追求观之,这就是“另类”李零的态度。


重解经典 先去魅后读书

始自2007年底,李零以在北大讲课的笔记为基础,撰述“我们的经典”系列。对中国古代四大典籍《论语》《老子》《孙子》《周易》进行了解读。

他认为,这四本书“年代早,篇幅小,比其他古书更能代表中国文化,也更容易融入世界文化。”

《论语》和《老子》讲人文,《孙子》和《周易》讲技术,最能体现中国文化中的世俗性与人文性。

同时,李零表示,“我们的经典”,并非古圣人经典,而是自己心目中的经典。

他还将一种世界性的比较眼光,引入选择标准——自己选择的“经典”也是西方汉学家选择的四大经典,“他们挑选的,是和中国人的思想方式、行为方式关系最为密切的书。”

而对于四部典籍的解读切入,李零的做法是先去魅,再读书。

在《丧家狗》以及续篇《去圣乃得真孔子》中,他拿孔圣人开“敲”,反对对论语的意识形态解读,他认为,历史上捧孔子,汉儒讲治统;宋儒讲道统;而拿儒学当宗教的,是近代受洋教刺激的救世说。

由此,他看出了两个孔子,一个死孔子,是圣人;一个活孔子,是普通人。

他主张将孔子还原为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去儒学的宗教化、道德化。

李零表示,分20个主题解读论语,不是跟风而是逆流,是要泼冷水,把儒学拉回到子学的地位。

由此态度延展至《老子》、《孙子》、《周易》,他在古代典籍中,看出了可以启迪今人的普世智慧,“是研究思想史和古人思维方式的工具”。

例如《老子》之逃遁,他以为是回到自然或人性。

同时,他反对今人对古代典籍急功近利的态度,“讲《易经》就是算命,讲《孙子兵法》就是商战”,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当时盲目的国学热。

而对于这种治学态度中的经世致用,北京大学教授唐晓峰这样评价,“李零恰恰不是埋头读古书的人,他的现实感受力极强,每次大潮起来,他都能意识到其中的问题,非常清醒,也敢于对潮流说‘不’。”

李零说自己是读书人,将“我们的经典”和其他著作看作读书笔记,表示“读书就是长知识、解闷寻开心,和普通读者其实是一样的。”

并引用孔子“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的说法,再次表明何为“先去魅,后读书”。


三年磨一剑 考据义理释易经

在李零口中,文化是一个大课题“我们的经典”四部作品没有优劣高下之分,同样重要。

不过,作为最古老经典,《周易》的重释意义重大。

传说中,人文初祖伏羲画卦,而文献考古显示,商周便已出现雏形。

其后,从孔子口中得以佐证,“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可见,《周易》已经是当时的经典。

到了汉代,《周易》居群经之首。

后世九经、十三经也保持了这个排列顺序。

《周易》在西方世界被公认为东方古老智慧的代表。

但多年来少见深入浅出的译本,导致其变为一本人人爱谈论但无人能看懂的经典。

简帛文献和学术源流,中国方术研究是李零的学术方向之一。

在此研究基础上,他著有《中国方术考》《中国方术续考》。

如果说,“我们的经典”中前三本,李零基本保持一年一本的从容,到了《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他则耗费了三年时间。

依据传世文献,将《周易》的渊源和基本思想置于学术史、思想史的框架下,做了提纲挈领的分析。

书中用400多页,20个占卜术语,逐句对《周易》进行解读,不能不说是下了一番考据工夫。

他在《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的参考书目中,细数了从汉魏唐宋旧注,到清人著述、近人著述、出土文本研究、易学史及其他共5部分的40部参考书目。

同时,在前言中,提供了读周易的方法,即“先读原书,次读易史,最后读出土本。”又开出了14本书目。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出身的李零一直从事先秦典籍研究,李零式解读所强调的,恰恰是基于严谨考据,尊重原书词章,还原当时的历史情境,从而上升到义理。力求避免对古代学术的误读和时髦曲解。

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赵超说:“不用现代人的想法去解读古人,这是真正的学术与政治宣传、时髦看客之间的本质区别。”

周易——这本被世人视为“算命书”的古老经典,李零的态度是“世皆迷其占,我独爱其辞”。

他表示,说周易不能不从占卜开始说,占卜体现出古人的思维方式。

但也要看到,占卜只是概率,更为重要的是《周易》经传中蕴含的阴阳对立、五行循环的自然哲学。

他戏谑地在文中说道:“看病,算命,谁也拦不住,世界杯,看台上全是迷信鬼,贝利的预言总是落空。你问《周易》灵不灵?最好去问章鱼保罗。”


看似难,讲的全是大白话

作为群经之首,《周易》也是最难读懂的古书之一。

李零亦坦言,只要读一读就知道,《周易》是本十分枯燥的书。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