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丢进自然里 |Mt.Zijin

自然日期:2021-05-04 23:46

心のそばの胃のあたり 山本耀司 - さぁ、行かなきゃ


Mt.Zijin

我们说好要一起去看日出日落,但在南京空闲下来的那几天始终没能等到一个放晴的日子。

 

4月23日这天,我终于按捺不住了,“我一定要去爬山”的念头愈发强烈。当时问了一圈身边的伙伴要不要和我一起,但她们都因为“怕累”“阴天能见度太低看不见日落”的原因不愿意爬山,甚至劝我晴天再去。

 

但是我偏不。



在确定登山线路,短暂午休后,开始收拾我的登山包,准备出发。

 

转念一想,这大概是我近期最快付诸行动的事了——不管是否有人陪同,都决定要去做。其实我生性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因为觉得来去自由,但这并不等同于我拒绝与外界接触。还记得高中,我更喜欢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校园里的书店,心情不好时一个人在操场上走上几圈,赶巧的时候,我也会和小伙伴们一起。起初身边有些人还会费解,“你这样子难道不会觉得孤单吗?”,但是这其中的舒服与自在只有我自己知道。当一个人独自与这个世界、与自己相处时,全身的每一处细胞仿佛瞬间绽放开来,所有的感官也都在努力吮吸着空气中的一点一滴,小到每一粒微尘。



可是,自从2020年疫情暴发之后,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中,人慢慢懒惰了起来,不曾相识的依附感也找上门来,企图吞噬掉我残存的执念。


那段时间,如果没有人陪同,我就很难提起兴趣去做一些事情。


我知道,那不是我。所以我感谢这次失散的执念愿意重新回到我身边,感谢突然冒出的念头没有随着外界的环境弥散开来转而消失不见,而是愈发坚定。



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我终于抵达蒋王庙地铁站。一号出口的牌子上直接标明了“登山步道”,出了地铁站,右手边就是上山路。紫金山有很多条上山路,从白马公园上山是最常规的选择,但是从蒋王庙的登山步道上山是最快的,同时也是最有挑战性的,因为全程都是密集的台阶。这就是想要快速登顶的代价。

 

因为刚下过雨,山里的空气湿润且清新。在路上看到一对老年夫妻互相搀扶着散步,有说有笑,这样的感觉真好。


如果风先来

我就随风去


大自然已然成为我最爱的沉浸式乐园,一个人爬山,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又多了那么一些,连台阶旁的小黄花都能给到我力量。在此刻,我无需应声附和,只需忠于一个名叫“自我”的主人。




自己选的爬山道,跪着都得爬完。已经记不清自己爬了多少层台阶,只顾低头看着脚下,时不时停下来喘口气记录下青葱的瞬间。



不到一个小时,就成功看到了头陀岭的山顶公园,没想到在这还坐落着一间肯德基,但它看起来一点都不孤单。


(小虫子你别跑噢!)

(出汗之后觉得变白了欸!)


(买了杯雪顶咖啡,贼爽)


山顶公园沿着肯德基方向走200米会看见左手边的石阶,向上爬就能到达紫金山最高峰——头陀岭的峰顶,虽然是比较野的山路,但很好爬。



雨后的缘故,能见度不太高,站在山顶,眼前也只是白雾片片,也不失为一种朦胧美吧。



我在山顶的大石头上坐了一会,吹了一会风,听着另外两个同样来到山顶的男生聊着自己过往的经历,喝完了我的雪顶咖啡。


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朝其中一个人按下了快门。


感谢他出现在我的构图里。



因为时间的缘故,傍晚六点左右开始下山,不想按照原路返回,就随便选了可以下到“白马石刻公园”的路。


一切都是未知,但这样才会让我感到兴奋。



- 夸夸相机


- 顺便夸夸我自己


- 耶




写在结尾

Story Never Ends


叛逆大概就是

 

坐上空落落的地铁

看着被车窗拉扯的风景

耳机里放着《心のそばの胃のあたり》

让灵魂可以在安全的区间里肆意游离

 

心绪芜杂之时就一个人跑去爬山吧

说走就走 不带迟疑

 

我开始怀念2019年的夏天

怀念那个一个人穿梭在上海奔赴爱的夏天

原来ins里的那些快乐都是我的

一个人逛YoshitomoNara和Yayoi Kusama的展子

一个人搜寻Vintage

一个人去思南书局看YayoiKusama的作品集

一个人去吃甜品

一个人逛巴金先生的故居

一个人跑个老远只为寻找藏在复旦的二手书店

一个人在黄埔江边吹风 我的左边晴空万里 右边乌云密布 而我站在中间看熙熙攘攘的人群

却把慌乱抽离

放空在闷热的空气里

 

在郁结与易得的快乐里摇摆不定

这辆摆渡车好像永远不会停

 

可是就像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