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延安初遇”到“北京金婚”:夫人心中的陈云(二)

北京日期:2021-05-05 00:43

2⃣️ 照顾陈云


陈云同志从新疆回延安以后,工作过于劳累,经常流鼻血,这是他的老毛病了。


为了给他治疗,中央专门请了一个治鼻血的苏联医生;这个苏联专家回国以后,需要一个人照顾陈云同志。


组织就到陕北公学物色人。陕北公学首先要选择党员,政治上要可靠。



我们女生队只有四五个党员,找一个党员,而且条件比较合适,也是不容易的。


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是正式党员了,就选到我。


我没有学过护理学,好在陈云同志那儿,也不需要很多的护理知识;就是每天负责给他鼻子滴药水。


在他窑洞的门口,给我放了一张桌子;没事儿时,就拿本书看,当时看的是列宁的《帝国主义论》。


后来,陈云同志说,这本书是定情之物;写上我的名字,签上他的名字,保留起来。


在照顾陈云同志的过程中,他就跟我聊天,问我的家庭情况,问我的学历,我都如实告诉了他。


有一次他跟我说,我们做个朋友好吗?


我当然就同意了。


后来,他又对我说:“我是个老实人,做事情从来老老实实。你也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跟老实人在一起,能够合得来。


你好好考虑我的条件,我比你大十四岁,年龄方面有差距;我是小学文化。”


他一再说这个事情,问我愿意不愿意。


我入党之前,就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了,对共产党非常崇拜;觉得共产党人,共产党的领导干部,都好像神人一样,都是不平常的人。



我觉得年龄差距不是问题,虽然他的学历是小学;但在革命过程中,他读了那么多书,有很大提高,经验又十分丰富;我跟他比起来,有自卑感,觉得还配不上他呢!


我们的关系确定了之后,陈云同志为了慎重起见,把当时在陕北公学男生队-学习的我二哥请来;认真、坦诚地讲述了他和我相识的经过,郑重地征求我二哥的意见。


我二哥对陈云同志的印象很好,当然同意了。


陈云同志为了表示尊重,还在街上饭馆要了菜,请我二哥到他住处吃了一顿饭。


【 野鱼塘·409 】来源《陈云家风》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