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绝处逢生,战略反攻(第36篇)

北京日期:2021-05-05 02:02

上一篇讲到,秦简公执政时期,由于旧势力故步自封导致国力衰落,加上东方新兴魏国的不断压迫,在遭受尽失河西之地的惨败之后,秦国被魏国牢牢的封锁在关中平原以内。


然而历史充满了巧合。就在秦简公后期,魏国的战略由“西进”改为“东拓”。正是这个巨大的战略转移给了秦国极为难得的缓冲期,使得秦简公在魏文侯步步紧逼、生存空间不断压缩的困局下终于迈出了艰难的改革步伐。秦简公先后实施了“令吏初带剑”和“初祖禾”两项改革措施,封建制终于在秦国萌发。


假设当时的魏文侯继续以吴起攻秦,不堪一击的秦国极有可能被魏国吞并。


但历史终究已成现实。正是魏国调转枪头开始对齐、楚两个老牌儿大国展开攻势的战略转移,给了秦国得以续命的喘息之机。赢弱不堪的秦国,终于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公元前400年,在位15年的秦简公去世,他的儿子秦惠公(后)继位




秦惠公(后)

【材料】:




《史记·十二本纪·秦本纪》记载——

惠公十二年,子出子生。十三年,伐蜀,取南郑。惠公卒,出子立。


【译文】:

   秦惠公十二年,其子出子出生。十三年,伐蜀,占领南郑。秦惠公死,出子即位。


【解析】:

通过《史记·六国年表》《史记·秦本纪《史记·魏本纪》《资治通鉴·周纪》找到以下秦惠公在位期间于魏国发生的战争记载:


秦惠公五年(公元前395年),“伐绵诸。”

秦惠公七年(公元前393年),“败秦于注。”

秦惠公九年(公元前391年),“伐韩宜阳,取六邑。”

秦惠公十年(公元前390年),“与晋战武城。县陕。”

秦惠公十一年(公元前389年),“秦侵阴晋。”

秦惠公十三年(公元前387年),“蜀取我南郑。”

秦惠公十三年(公元前387年),“伐秦,败我武下,得其将识。”


可以看到,秦惠公在位十三年间,史料上有确切记载的战争就达到了七次,平均不到两年时间就会打一仗。按照这种情况来分析,应该是秦国的整体实力在这之前得到了较为全面的恢复。否则无论是人力、财力和物力都不可能支撑得起如此频繁的战争消耗。


下面来详细了解一下这些战争的情况。


绵诸是生活在秦国西部边境的一支犬戎部落。其当时的范围在今天甘肃天水一带。公元前457年,秦厉共公曾率军和西部少数部族绵诸进行交战,之后绵诸部落一度销声匿迹长达六十多年。可见在秦国持续衰落这段时间里,曾经被秦国痛扁的绵诸部落也逐渐恢复了元气。《史记·六国年表》记载,在公元前395年,秦惠公再次出兵攻打绵诸,应该是属于“清理后院”稳定后方的目的。之后就再看不到有绵诸部落的相关记载,应该是在秦惠公手里被彻底消灭、兼并了。


《史记·魏本纪》记载:公元前393年,魏军在注城打败秦军。关于“注城”的准确名称和所在地,林剑鸣所著《秦史稿》和杨宽所著《战国史》分别持不同意见。目前也没有更准确的资料去考证,所以不再纠结。


《史记·六国年表》记载,在公元前391年,秦国选择了三晋中算最为弱小的韩国进行东出关中的试探。这一仗,秦军不但攻打了韩国的宜阳今河南洛阳市宜阳县),并且占领了宜阳周围的六座城邑。


《史记·六国年表》记载,在公元前390年,秦军与晋军在武城(今陕西华县东)开战。武城曾经长期是秦的地盘。在秦厉共公二十一年(公元前456年),武城被当时的晋国夺走。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秦军是“与晋战”而不是“与魏战”,说明在这次战斗中秦军面对的,极有可能是由韩、赵、魏组成的联军部队。


在武城开战的同时,秦国在设县(今河南三门峡西的陕州区)。


总结以上战事可以发现,自秦惠公五年(公元前395年)“伐绵诸”以来,秦国开始主动而频繁地向魏国发起挑战。


这种主动而频繁的挑战魏国,是不是一种“回光返照”呢?


如果从秦简公实施“初祖禾”(公元前408年)算起,到秦惠公九年(公元前391年)“伐韩宜阳,取六邑”,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七年。


也恰好,自公元前408年魏军打到秦国郑地(陕西华县西南)并在洛阴(今陕西大荔西南)、合阳(陕西合阳东南)筑城之后,魏国的战略方向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样一来,秦国东部的压力大大缓和。随后秦国一方面休养生息,同时继续尝试初步的改革,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也得到极为关键的提升。可以说,十七年后的秦国在秦惠公的带领下,正式从“战略防御”阶段转入“战略反攻”阶段。



仔细研究地图就会发现,秦惠公这几次主动出击的目标,不管是已经占据的宜阳陕县,还是尚未夺回的武城,都处在函谷关崤函通道区域。



也就是说,秦惠公已经在为夺取和控制秦国东出的军事要塞谋篇布局了。


但是东出的道路绝不会一帆风顺。


《史记·六国年表》记载,秦惠公十一年(公元前389年),秦军攻打阴晋。


阴晋,位于今陕西华阴东南,属魏国西河郡,由吴起驻守。


这次“阴晋之战”,秦军将切身感受到由吴起亲自训练的这支“魏武卒”恐怖的战斗力。


据《吴子·励士》记载,吴起告诉魏武侯:要达到“发号布令而人乐闻,兴师动众而人乐战,交兵接刃而人乐死”,必须“君举有功而进飨之,无功而励之。”


魏武侯按照吴起的意见设席于祖庙,分三排坐位宴请士大夫。立上等军功的坐前排,用上等酒席和珍贵餐具,猪、牛、羊三杜俱全。立二等军功的坐中排,酒席、餐具较为差些。没有军功的坐后排,只有酒席,没有贵重餐具。宴会结束,又在庙门外赏赐有功人员的父母妻子,也按功劳大小而分差列。对于死难将士的家属,每年派人慰问、赏赐他们的父母,表示心里没有忘记他们。 


这个办法实行了三年之后,魏国的军队人人以杀敌立功为荣耀。


公元前389年,当秦军到达西河边境的消息传到魏军,“魏士闻之,不待吏令,介胄而奋击之者以万数。”


吴起专门挑选之前未曾立过军功的五万士兵前去迎敌。这些战士受到鼓舞和激励,人人奋勇、个个争先,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竟以五万之众“兼车五百乘,骑三千匹,而破秦五十万众”,秦军惨败而归。


两年后,秦国和南方的蜀国发生了战争


《史记·六国年表》记载,在秦惠公十三年(公元前387年),“蜀取我南郑。”

《史记·秦本纪》记载,“十三年,伐蜀,取南郑。”


这样一来,同一年发生的同一件事就有了两个版本。究竟是蜀抢了秦的南郑?还是秦抢了蜀的南郑?


《史记·六国年表》记载,秦厉共公二十六年(公元前451年),左庶长在南郑(今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修筑城墙。《史记·秦本纪》记载躁公二年(公元前442年),南郑反。


也就是说,最初在南郑筑城的是秦国,九年之后南郑反叛脱离秦国控制。自此,南郑既没有被蜀国占领,也没有被秦国占领。这五十五年间,南郑一直处于蜀、楚、秦“三不管”的状态。


《周季编略》记载——“蜀取秦南郑,秦伐蜀复取南郑。”也就是说,在惠公十三年(公元前387年),蜀国先行占领了南郑,但很快又被秦国打下。


南郑就是今天汉中市所在地。汉中市至今还保留着“南郑县”。熟悉楚汉之争的朋友都明白,取汉中的目的并不在于汉中本身,而是为南下伐蜀做前期准备。而伐蜀又是为占领关中进而东出关中准备一个天然的大粮仓。


按照这个思路来分析,秦惠公(后)的战略眼光还是很超前的。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