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记|无凶吉,必自然

自然日期:2021-05-05 02:36

    侧躺在泥地的守一,望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你知道吗,蚂蚁一般是左边中间那只脚先迈出去的。”两个年轻人凑近了看,取下眼镜看,满头大汗也没看到。

    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是他的巴掌花园,和棋艺比他好很多的妻子。

    摄影师拍摄守一的一坐一行,望着手中的石头,眺望树,看动物。守一和他对坐时说,拍摄的人有时像狗,一有风吹草动就嗅过去想拍下来,也顺势拿着相机,反过来拍摄影师的镜头。一见状,摄影师立马拿起另一台相机拍摄正在拍他的熊谷老人。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如是说。

    去越南街头的时候,路过酒吧一条街,店里的客人都是面向大街而坐,抽水烟也罢,聊天也好。我问同行的人,回答说,你走在街上看店内的风景,但走在街头的你本来就是风景。人和人的交流无言,却在面面对视的瞬间建立连接。和亲近的人交流越多,羁绊也就产生了。

    熊谷守一的交流对象是自然,烧火,观察鱼虫鸟,步行不太便利,拄两根拐杖行走在花园中。时而去池塘边发呆,时而铺席而眠,蚂蚁爬上他的胡须是常事。这部传记电影描写的是一代画家三十年没离开自家花园的真事。他不是故意为之,而是花园里有自然。

    有人从信州来求字,老两口不知道有高铁,以为路人赶路几天前来拜访,急急忙忙回来写字。老板说宾馆名叫云水间,烦请赐字。熊谷沉思后颤颤巍巍写下——无一物。

    想劝人逍遥云水间,不如告诉他真相,空无一物。想想朋友时常在耳边提问的,人生的意义。我想这部电影有一个很好的回答,自然。米兰昆德拉的回答是人生无意义,书中提到的原理和了凡四训类似,天不过因材而笃,几曾加纤毫意思。意义是后人强加的,正如说爱人的理由是爱人以后才产生的一样。需要一些意义来说服自己,需要一些意义来美化过程,需要一些意义来懂得放弃。软弱的人类,需要很多的意义来填满自己。

    去苏州看园林,万物至之其中。范蠡向人传授养鱼的秘诀,说要凿六亩大小的鱼池,其中按九州的方位垒出小岛,鱼儿在“池中围绕九州无穷,自谓江湖也”。园林的美不在于它的有限,而在于它的无穷。一座园林是主人与自然的交流过程,天人合一,不是结果。

    回到熊谷三十年没有走出的花园,摄影师看到了绿色,他体会到了自然。不善言辞的他和妻子对话说,我过得很开心,如果有下辈子,我愿意这样的生活一遍一遍的重复下去。

    心中有评价,就有吉凶的观念。没有芥蒂,就只有自然。需要留给自己发呆的时间,那是你发现你离自然真相最近的距离。

    恰好看了树木希林主演的另一部电影,日日是好日。除了名字不是很雅观,也没有什么大的缺点。两部电影都有大量的留白空间,长镜头拍摄字画和花鸟。

    听雨,一幅字画简单二字。让我想到参观西南联大校舍时,复盘的教室写着“停课听雨”的故事。钱穆在上课途中,外面突然下雨,雨滴敲打着木结构的屋顶回声巨大。老教授听了几秒,走到黑板旁,写下停课听雨四个字。说自然的雨很美,淅淅沥沥、润物细无声、倾盆大雨,都不如听雨体会自己与雨的交集,如何对它定义。南渡北归的老一辈学者,教学体会自然是重要一课。传闻很广的一个故事,钱穆教小学生写作文,他带学生到松林古墓去,坐在墓旁,专心听风穿过松针的声音。他说,风穿过松树的声音,和风穿过其他树的声音,就是不一样。

    没有亲手接触过自然,是没办法体会美的。人是自然的一员,天没有对树对山加纤毫意思,对人也一样。厚德载物的山,天给他的雷电雨水阳光都接受,动物的粪便尸骨都埋藏,接受一切来临的事,德行就是接受。

    我在故宫修文物,雕刻玉的匠人说,古代人说玉有君子之德,但玉就是一块石头,德行是雕刻的人体验到的。格物格物,是把内心的玉佩、菩萨雕刻出实物。雕刻的过程,致知。最终的成品反而是锦上添花之物了。格物致知,诚心正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祖先早把人生之路诚意告知,顺势而为即可。

    回归自然,不是辞职回归田野,而是找到你工作生活里的花园,不再追寻什么,安住于此。

    看完电影放空困得不行,抬头看见玫瑰上的微弱光影,hi,see you again~~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