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北京前的最后一夜

北京日期:2021-05-05 03:12

崔有一次喝多了,他坐在客厅里,似乎看到这个地方开始极速衰败:挂在墙上的画不见了,书架上的书也消失了,所有由桌布带来的色彩都不断褪去。现在家里所有的装饰物基本都撤了,它变成了那幅想象中的衰败模样。

晚饭吃了麦当劳,因为搬家后若是想吃麦当劳要开至少两小时的车。即便这样,我也没有感觉麦当劳变得更好吃了。有点可惜。

刚把猫送到了朋友家,朋友就住在我家隔壁那幢楼。送过去的除了猫,还有全身镜、日落灯、德扑筹码箱、德扑桌布,以及四幅没拆封的扑克牌。

猫从十层搬到了两层。以后它在阳台呆着的时候除了能看见沙尘暴,还能看见一些路过的人和狗。尽管我家猫已经去她家玩了两三次,但这次它看见猫砂盆随着自己到了新环境,开始有些紧张,不停地巡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我看着它觉得有些宽慰,因为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紧张。

刚才把不想带走的所有的护肤品都一次性用完了。

今天下午把被子寄走了,因为要把黑胶唱片裹在里头。准备休息时,发现衣柜里空空如也。而我一直以为那应该还剩下一床薄被。看来今晚只能枕着寄不走的鲨鱼布偶,盖一身皮衣睡觉。

打开冰箱,发现朋友想带走的猫的睾丸忘拿过去了,孤零零地仍泡在棕色罐子里。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