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自然系列之七十三:树系列之三十——立夏说槐

自然日期:2021-05-05 06:42
第一百零七期

春夏之交,正是槐花盛放之时,那满树的白花和绿白相映的花叶,还有飘在空中的甜丝丝的香气,像是对万紫千红总是春的雅致送别,也像是对即将来临的长夏的温情告白。这开在春末夏初的槐花,还是很多人舌尖上的美味,槐花炒鸡蛋、粉蒸槐花、油炸槐花盒子、槐花包子、槐花米糕,连同撸下一串槐花直接塞进嘴里的畅快,都是难忘的童年记忆。

不过,这高大婆娑,深植在我们记忆里的槐树,老家却在万里之外,她的原产地在北美,学名叫做刺槐,别名洋槐。她的新枝萌出嫩叶时,托叶总是会化为利刺,像两个威风凛凛的带刀侍卫,护卫着叶芽不受食叶动物的侵扰。她最早来到中国的时间,大约在19世纪70年代末,时任清政府驻日副使的张斯佳第一次将刺槐种子从日本带回南京种植成功。刺槐的海外生长史,经历了从美洲到欧洲,再到亚洲和非洲大陆的迁徙过程。公元1601年,法国巴黎植物园著名的植物学家鲁宾,于塞纳河畔种下了一颗刺槐的种子,这颗种子最终长成扎根欧洲的第一棵刺槐,至今整整420岁,仍旧枝繁叶茂。这位栽种者的名字也被林奈的双名制命名法,永远地留在了刺槐的属名中(Robinia pseudoacacia)。在英国伦敦的皇家植物园(邱园),也有一棵古老的刺槐,种植于公元1762年,被邱园人称为老狮子,已经是259岁的高龄(参见《邱园的老狮子》)。而刺槐大规模地在中国种植,是从山东青岛开始的,与最初的武大樱花一样,都烙印了一段屈辱的近代史。1898年,德国侵占胶州湾,在青岛设立了植物试验场,广泛引种世界各地植物,刺槐正在此列。也就是说,刺槐在我国的生长历史满打满算不超过150年。所以古典诗词中“槐林”、“槐荫”、“槐花”等与槐相关的意象,全与刺槐无干。而至迟于汉代就臻于成熟的牛郎织女故事,也自然不可能用洋槐树来充当月老。古代文学中的槐树,乃是土生土长的“国槐”。国槐是长寿树种,历来被作为庭荫树和行道树种植,花开盛夏,果熟深秋,至今还是北京、西安、泰安等地的市树。仅西安一地,就有多株寿高千年的国槐。山西太原晋祠里也有一棵千年国槐,生气勃勃,因植于唐代,而得名唐槐。

据《中国植物志》介绍,刺槐来到中国,有伞形洋槐和塔型洋槐两个常见的变种,均无刺,在大连、青岛等地多有栽培。近年来,泓森槐、红花刺槐、金叶刺槐等栽培变种也开始广为普及。前一种是用途广泛的经济作物,后两种则是极好的赏花观叶树种。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通过国家林业局植物新品种审定的泓森槐,正是安徽涡阳人侯金波博士与安徽林科院王廷敞教授十年心血的结晶。

刺槐的生命力十分强劲。她不仅可以通过种子繁殖,还能以根蘖扩散,一棵刺槐的根,可以在十来米远的地方萌蘖,因为新枝与母株相连,所以长速极快,一年甚至可达两三米之高,很容易就能变成一片槐林,是荒山造林的主力。如果根系意外受伤或遭受人为砍伐,其根蘖繁殖的能力就会大大加强。而树干受到病菌侵害或刀斧之伤时,她则能形成自己的愈伤组织——树瘤,将自己从困厄和伤痛中有效地解救出来。为呈现刺槐的这个生长特性,我们专程去了合肥市安庆路与环城路交口东侧的拍摄地,那里的几棵老刺槐个个疙瘩瘤垂,浑身写满了沧桑。为免碍观瞻,我们只挑出树瘤相对轻微的一幅(参见图片《曾经》),以见识刺槐顽强的生命之力。在环城路琥珀潭段与杏花公园西侧一段,共有五六处槐林,有的临水,有的邻路,有的深藏在树林之中。在与杏花公园一水之隔的坡林里,我们还拍到一处刺槐的树根,上面的年轮清晰可见(参见图片《年轮》)。这些同心轮纹应该藏着环城公园当年植树造林的准确时间,和数十年来合肥的气候变化。只可惜学识所限,无法解读,愿得知情人指点迷津。刺槐还具有生物固氮的本领,即可把大气中游离的氮气转化为有机氮来供自身享用,这个超能的本事使刺槐得以耐得薄瘠,不择土壤,也旺盛了自己的生命力。刺槐在异域他乡被发掘出各式功用。她花香味甜,药食两用,是上等的蜜源植物,也可提取香料。树叶可加工饲料,种子可榨油和制皂制漆。树皮富含纤维与单宁,可造纸或作为栲胶原料。木材坚硬耐腐,用途甚广。

在我的槐花记忆里,还有一位童年的小伙伴,他兄妹六人排行第五,小名小五子。全家只有父亲一人工作,日子过得可想而知。在一个槐花盛开的春末,他和很多男孩一起上树采花,为了多摘多得,他登高走险,不慎从高高的刺槐树上摔了下来,当场就昏了过去。一群孩子疯了一样飞马报讯,几个大人忙慌不迭地扛着门板送他去急救。虽然救回了人,脑子却受了伤,小五子自此落下残疾。时隔半个世纪,不知道这个童年的苦孩子,是不是过上了槐花蜜一样的幸福生活。但愿那些经历过物质匮乏时代的伙伴们,都能各自安好。


叶     刺

心知前路险     卫叶双生刺

花     开

千红次第去     春暮花正好


香     远

天高香气远     风清蜜意浓

枝      劲

劲枝着新绿     枯荣又一春

挺     立

挺挺出幽林     万里逐春光

临      水

临水思流年     鸣鸟飘落花


槐      林

嚣尘于此息     熏心槐林间

独      坐

且寻独坐处     细细数飞花

相      依

相依不曾言     相伴年复年

光      阴

粼粼琥珀潭     簌簌洋槐花

新      旧

新花见旧果     相悦两心知

寄      居

缘何麦冬草     安居槐楼中

苔     衣

苍干说生死     轻风拂苔衣

过      客

槐荫树下客     必是幸福人


曾     经

累累伤与病     枝枝绿葱茏

年     轮

甜酸苦辣事     尽在无言中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