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原创言情小说《男主驾到:爱情不怕烦》连载71

北京日期:2021-05-05 06:47

 

                       第三百五十六章改变主意了

 

周六一大早,王柯就带着妞妞来看欣欣了。

 

病房里,欣欣满心期待地等着妞妞的到来,她看起来气色也比之前好了很多。

 

“王总,你来了!”安雅看着王柯,略显尴尬地招呼道。

 

“是啊,一大早妞妞就吵着要过来呢。”王柯笑着点了点头应道。

 

“妞妞姐姐,你来啦!”欣欣坐在床上一脸欢喜地跟妞妞打招呼道。

 

“是啊,欣欣妹妹。”妞妞甜甜地笑着朝欣欣走了过去,她把一只装着五颜六色东西的玻璃瓶递给了欣欣,说道,“欣欣妹妹,这个给你!”

 

“妞妞姐姐,这是什么呀?”欣欣仔细地打量了一眼玻璃瓶里的小东西疑惑地问道。

 

“这是我折的千纸鹤呀!我们老师说一只千纸鹤就代表一个祝福,这玻璃瓶里面有一百只千纸鹤,就代表了我一百个祝福。所以我把这些千纸鹤送给你,希望你能够早点好,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玩了。”妞妞一本正经地说道。

 

“谢谢妞妞姐姐,我很喜欢这些千纸鹤,它们真漂亮!”欣欣满心欢喜地说道。

 

“不客气!”妞妞笑着说道。

 

“妞妞,你的手真巧啊,折的千纸鹤这么漂亮,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安妮感动地不由自主地打断她们俩的话,夸奖着说道。

 

“谢谢阿姨。”妞妞笑着说道。

 

 看着这温馨的画面,安雅感动得眼圈不由得红了起来,她强忍着眼泪静静地注视着她们。

 

“姐,你和王哥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出去说吧,她们俩个有我看着呢!”安妮突然说道。

 

 安雅被安妮说的这番话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愣愣地看了安妮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好啊,我正好有些事情想跟安雅说,安雅,那我们出去吧,让妞妞在这里跟欣欣说会话好了。”王柯笑着说道。

 

   安雅看了一眼王柯,他那深邃的眼眸里似乎隐藏了太多话要说,她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丝拒绝的勇气,因为她也觉得自己有一些话需要跟他说。

 

 医院的楼道口,还未待王柯开口,安雅压抑在心底很久的话终于脱口而出:“王总,我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为什么?”王柯皱了皱眉头问道。

 

 安雅咬了咬嘴唇,低沉地说道:“如果不是你帮我,你和徐姐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安雅,这怎么能怪你呢,我和她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因为我们自己造成的。”王柯连忙说道,他笑了笑说道,“而且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我跟她彼此不再束缚了,对她对我都好。”

 

 安雅沉吟了一会说道:“王总,其实我觉得徐姐是个挺好的人,只要她改掉好赌的习惯,你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啊!”

 

“已经不可能了。”王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为什么不可能啊?”安雅急切地问道。

 

王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笑了笑说道,“安雅,不要说她了,好吗?跟我说说欣欣的情况吧!欣欣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

 

其实安雅心底里真的希望王柯和徐琳琳能够重归于好,毕竟他们还有妞妞这样可爱的女儿。任何一个孩子都希望自己有一个完整的家,父母能够陪着她成长。而且她觉得徐琳琳之所以表现得这样蛮不讲理,就是因为她是爱王柯的,只是她疑心太重了。

 

见王柯故意岔开了话题,安雅也就不好继续说什么,她点了点头回答道:“医生说欣欣恢复得挺好,目前也没有出现什么不良的情况,说她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回家调养了。”

 

“哦,那太好了,你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王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王总,你借给我的那些钱,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还给你的。”安雅说道。

 

“安雅,你现在不要急着说还钱给我,欣欣后续的恢复还需要钱呢,钱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王柯说道。

 

 “可是王总,公司现在的处境也不是特别好……”

 

“安雅,不要想太多,没有过不去的坎。等欣欣好了,你也不用急着来上班,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这段时间你也很累。”王柯打断道。

 

“王总……”安雅感动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会办好的。”王柯笑了笑说道。

 

“嗯,谢谢王总!”安雅点了点头说道。

 

“我们回去吧,她们俩个小姐妹这么久没见面了,我们去听听她们都说什么了!”王柯笑着提议道。

 

“好啊。”安雅微笑着答应道。

 

病房里,妞妞和欣欣俩个小姐妹聊得很是开心。

 

    趁着安妮出去打开水的功夫,欣欣突然压低声音问妞妞道:“姐姐,你还记得我们上次说的小秘密吗?你有办法了吗?”

 

 妞妞突然敛住了笑脸,她郁郁地看着欣欣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改变主意了,欣欣,以后这个秘密你也不要再去想了。”

 

“为什么啊?你不是说想要你爸爸妈妈在一起吗?”欣欣不解地问道。

 

“我妈妈她已经彻底不爱我了。”妞妞咬了咬嘴唇说道。

 

“妞妞姐姐,你怎么知道你妈妈不爱你了啊?”欣欣更是一头雾水。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妞妞告诉欣欣的却是另外一番说辞:她说她知道,妈妈其实是爱她的,只是她沾惹上了赌博的习惯而已。如果她改正了,她还是个好妈妈,她希望爸妈能够重新在一起。

 

 那一天她们还在想着怎么样让爸爸妈妈重归于好,可是现在妞妞却突然变卦了,这自然是让欣欣摸不着头脑。

 

“因为我妈妈已经喜欢上别的叔叔了!”妞妞慢慢地说道。

 

“妞妞……”门口,王柯忍不住叫出了声。

 

妞妞缓缓地回了头,脸上满是泪水……

 

夜晚,欣欣已经进了梦乡。

 

望着天空那一轮明亮的新月,安雅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妞妞那绝望而伤心的眼神一直浮现在她的眼前,她觉得自己欠王柯的人情越来越多了……

                         第三百五十七章小时候的故事

 

 早晨,安雅和欣欣听着安妮跟他们讲着小亮小时候的故事。

 

 她说,小亮的家在安徽农村,父母是聋哑人,家里除了小亮,还有一个弟弟。因为父母是残疾人,所以小亮很小就开始懂事,他读完初中之后就辍学来南城打工了,每年赚的钱都会寄回家给父母生活和供弟弟读书。弟弟大学毕业之后,找到了在本地找到了一份挺不错的工作,然后没多久就结婚生子了。弟弟也是个孝顺的孩子,他成家之后就叫小亮不要经常寄钱回家,说父母他会照顾的,自己也要存些钱成家。也就是这一两年,小亮寄回家的钱才少了一些。小亮对安妮说,他想趁着这几年多赚点钱,争取早日在南城买一套房子,让安妮和孩子能够过得好一些。

 

 安妮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是满满的甜蜜。

 

 看着安妮幸福的样子,安雅也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

 

 欣欣也一脸憧憬地问安妮:“妮妮阿姨,那你什么时候跟小亮叔叔结婚啊?我好想早点看到你穿跟公主一样的婚纱,变成美丽的新娘子。”

 

安妮勾了勾她的鼻子,笑着说道:“等我们欣欣出院了,我和小亮叔叔就准备结婚了,到时候还要请我们欣欣当花童呢!”

 

“妮妮阿姨,花童是干什么的呀?”欣欣奇怪地问道。

 

“花童?”安妮被她问得愣住了,她看了一眼安雅想了想说道,“花童呀,花童就是站在新郎新娘子旁边拿着漂亮鲜花的小孩子。”

 

“哦,那我一定要当花童。”欣欣笑着说道。

 

“嗯,花童当然得让我们欣欣来当啦!”安妮笑着说道,她突然摸了摸自己的包说道,“我的手机好像在响。”

 

“是啊,我也听见了。”安雅说道。

 

 安妮从包里摸出了手机,接通来笑着问道:“喂,小亮。”

 

“妮妮,你还好吗?”电话里小亮关心地问道。

 

“我很好啊,我们的宝宝也很好。”安妮甜甜地答道。

 

“那就好啊。欣欣怎么样了啊?”小亮问道。

 

 安妮看了一眼欣欣,笑着说道:“欣欣已经没事了,她已经做了手术呢,医生说恢复得很好的,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院了。”

     “是吗?那太好了!”小亮兴奋地说道,他顿了顿低声问道,“妮妮,欣欣做手术少说也要七八十万,怎么一下子就凑齐了那么多钱啊?”

 

“这个我晚点告诉你。跟我说说你吧,这些日子你都跑去了啊?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跟我说啊。”安妮转换话题问道。

 

“哦,我们这几天在拉萨呢。我刚来的时候我可不习惯了,感觉头晕脑胀的,后来才知道我原来是缺氧了。不过现在我感觉好很多了,不像刚来的时候那样不适应了。”小亮笑着说道。

 

“那你可得注意一点啊,要是不习惯就早点回来,可不能逞强,我听人家说缺氧可危险呢。”安妮嘱咐道。

 

“我知道呢,你放心好吧,我现在感觉好很多了。妮妮,你不是想听好玩的事情吗?”

 

“是啊,跟我说说吧。”安妮说道。

 

“我们刚来的第一天就跟我们这个货主去了当地的一户藏民家里,这藏民是一对四十岁的大哥。他们好客啊,我们刚刚一去,就把家里的羊给宰了,给我们做了一只烤全羊,把我们一同去的老刘给乐坏了说可以吃到原汁原味的羊肉了。当天晚上我们就吃啊喝的,也都挺开心的,结果大家都喝醉了,东倒西歪地睡下了。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们发现老刘不见了,就到处找啊,也没找着人啊。这位藏族大哥就跟我们说,他们这个地方经常会有野狼出现,说老刘会不会因为喝醉了,晚上出去遇到野狼了。听到这话,我们当时就吓坏了,就赶紧到处找啊,结果真就在离他家住处不远的一个杂草丛里看到一副血肉模糊的骨头架子,我们几个当时腿都吓软了,心想这下完了,老刘都被野狼啃得就剩下一副骨头架子了。我们几个人边收拾着那副骨头架子,边哭着说:这下完了,老刘上有老下有小的,没想到跟我们来拉萨拉趟货竟然把命都弄丢了,这可咋向他家人交待啊?哪晓得老刘竟然大喊大叫地吵我们跑过来了,把我们吓了一大跳!说老刘竟然还活着,可是那骨头架子又是谁的?后来你知道怎么着了吗?”小亮说到这里,竟然还卖起了关子。

 

“怎么着了啊?”安妮好奇地问道。

 

“原来老刘那天晚上喝醉酒了,大半夜的时候起来拉尿,他迷迷糊糊地往马厩那里走了,结果尿拉完了,人也稀里糊涂地在马厩里睡下了。我们第二天到处找他的时候,也就马厩没有找。”小亮笑着说道。

 

“老刘没事,那副骨头架子又是怎么回事啊?”安妮忍不住问道。

 

“那副骨头架子啊,确实是被野狼活活给咬死之后啃成那样的,但是那骨头不是人的骨头架,是猪的骨头架。那天晚上另外一家藏民家里的猪遭袭击了,他家的一只猪被野狼咬死之后拖出去吃了,然后就成那样了。”小亮说道。

 

“就这事情,你还觉得好玩啊?我都被你吓死了!好在那天晚上老刘没事。”安妮嗔怪地说道。

     “是啊,我们也觉得好惊险啊。好在老刘是醉倒在马厩里,这要是醉倒在外面,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小亮说道。

 

      “是啊,所以办完事之后就赶紧回来,知道没?”安妮说道。

 

      “我当然知道啦,我巴不得早点回去看你呢。”小亮说道。

 

      “知道就好。”

 

      “妮妮,我听他们说这里有一种珠子做成的手链挺好看的,我准备回去的时候给你买一条,你戴着一定好看!”

 

     “不要给我买,别浪费那个钱了,你早点回来就好了!”安妮拒绝道。

 

     “我给我老婆买东西,我欢喜啊!再说咱们差钱也不差这一点啊!”小亮撒娇似地说道。

 

     “好吧,随你好啦!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安妮问道。

 

     “我问了下我们货主,说还要呆一个月的样子。”小亮说道。

 

     “还要那么久啊?”安妮皱了皱眉头问道。

 

     “是啊,妮妮,最近是跑货的旺季,所以活会多一点。你放心,我一完事,就赶紧回家。”小亮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啊,反正你在外面也要注意安全,知道没?”

 

     “知道的。”

 

     “那就这样了啊,我挂了啊。”

 

     “等等,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情,可以吗?老婆! ”小亮不好意思地问道……

 

                      第三百五十八章能听听吗

 

 “什么事啊?”听着小亮有些忸怩的声音吗,安妮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能不能让我听听咱们宝宝的心跳啊?我想他了!”小亮近乎肯定地说道。

 

 安妮看了欣欣和安雅一眼,有些尴尬地说道:“怎么听啊?”

 

“把手机贴在你肚子上,我不就可以听见吗?”小亮出主意道。

 

“这能行吗?”安妮有些为难地问道。

 

“可以啊,你试试!”小亮迫不及待地说道。

 

 安妮看了一眼安雅,撇了撇嘴说道:“这家伙竟然说想听宝宝的心跳,怎么听嘛?”

 

 “当然可以了,来!我帮你!”安雅不暇思索地笑着说道。

 

 “姐,你怎么也跟小亮一样起哄啊?”安妮笑着问道。

 

 “妮妮阿姨,小亮叔叔想听,你为什么不给他听呢?我觉得你肚子里的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肯定也很想跟小亮叔叔说话,因为小亮叔叔是他的爸爸呀。我就特别想听我爸爸跟我说话,可是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欣欣突然接过话,失落地说道。

 

 安妮和安雅默默地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妮妮,可以让我听吗?我的手机快要没电啦,昨天晚上忘记充电了!”小亮在电话里催促道。

 

“小亮,要不下次吧,好吗?我今天早饭没有吃饱,你就是听也就只能听到我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了。”安妮说道。

 

“哦,那好吧,那就下次好啦!你可不能饿肚子啊,一定要吃饱知道吗?只有你吃饱了,身体棒棒的,咱们的宝宝身体才能棒棒的啊,你知道了吗?”小亮说道,他尽管有些失望,但是依然不忘关心安妮。

 

“知道了,你也要注意安全,出门在外事事都要小心一点,知道吗?”安妮也不忘嘱咐道。

 

“知道啦!老婆,谢谢老婆教诲。妮妮,我不跟你说了啊,我的手机真的快没电了,要关机了。”小亮语速加快地说道。

 

“好的,那就这样啊,拜拜,注意……”还没等安妮说完,小亮的手机里就没有声音了,手机挂断了。

 

安妮边把手机放回包里,边对着安雅埋怨着说道:“这家伙就是这样,做什么事情都是丢三落四的。昨天晚上手机忘记充电了,我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毕竟小亮忙啊,手机忘记充电,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安雅笑着说道。

 

“是啊,这个倒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他出门在外,而且还那么远,老是这样粗心怎么行啊?那还不要让我成天担心啊!”安妮皱着眉头说道。

 

“妮妮,你也不要太担心小亮。小亮毕竟是大人了,他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倒是你啊,现在肚子里已经怀了宝宝,你可不能经常紧张担心受怕的,这样对宝宝的发育不好。你知道吗?”安雅安慰着说道。

 

“我知道的,姐,我听你的!”安妮笑了笑说道。

 

“这就对了。”安雅微笑着说道。

 

 午饭之后,欣欣睡下了。

 

 安妮却招呼着安雅到病房门外去,安雅一脸狐疑地跟她走了出去。

 

“姐,今天上午欣欣跟咱们说的那些话,我听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她要是知道她爸爸是她妈妈杀死的,她该怎么想啊?”安妮心事重重地问道。

 

“是啊,她今天突然说这些,我心里也很难过。”安雅沉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她看了一眼安妮,摇了摇头说道,“但是我们无论如何都要保守这个秘密。”

 

“姐,欣欣总会长大的,她以后肯定会问到她爸爸妈妈的事情,我们总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开口吧!”安妮一脸忧虑地说道。

 

“是啊,她肯定会问的,但是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该怎么告诉她有关她爸爸妈妈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如果我们告诉了她事情的真相,她应该会原谅妈妈。”安雅低沉地说道。

 

“我也觉得应该会吧,毕竟彩霞姐也是被逼无奈,那个混蛋也太不是东西了。如果不是她把彩霞姐逼得走投无路,她也不会冲动到失去理智杀了他。”安妮愤愤地说道。

 

“是啊,等欣欣长大了,她要是问起来,我们再慢慢告诉她真想吧。”安雅点了点头说道。

 

“嗯,只能这样了。”安妮若有所思地说道,她突然抬头问安雅道,“姐,上次你跟彩霞姐见面,她说她想见欣欣了?”

 

“是啊,当时她是这样说的,我没有同意。我怕欣欣接受不了,毕竟她身体本来就不好,而且从小就没有见过妈妈,欣欣也不会去想,但是一旦让她看到了自己的妈妈,结果又要离开,这对欣欣来说更是打击。所以我才拒绝了彩霞,我这也是为了欣欣好,她现在受不得一点刺激的。”安雅叹了口气说道。

 

“姐,你做的对,这种得而复失的痛苦要比一直都不曾拥有的痛苦来得更加强烈。这对欣欣来说,其实是更加残忍的。”安妮认同道。

 

“是啊,我就是这样想的。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必要让欣欣去看看自己的妈妈,起码让她知道自己的妈妈在哪里。毕竟彩霞判的是无期徒刑,就算是减刑,出狱那也是十几二十年以后的事情了。对于彩霞来说,十几二十年不能见到欣欣,那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安雅说道。

“对啊,姐,那你觉得什么时候让欣欣和彩霞姐母女俩见面比较合适呢?”安妮问道。

 

“我也在想这个事情,起码要等欣欣的病情完全康复才可以,要等她有足够的心里承受能力,我们才能安排她们俩个见面。”安雅沉吟了会说道。

 

“是啊,那就以后再说吧。”安妮点头说道。

 

“嗯,以后再说吧,我们回病房吧。”安雅微笑着点了点头应道。

 

“姐,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安妮弱弱地问道。

 

“什么事啊?”看着安妮闪烁的眼神,安雅惊讶地问道。

 

“前几天晚上,我听见你哭了!你是不是在想那个威廉了?”安妮缓缓地说道……

 

第三百五十九章准备接招吧

 

     “宋总,南城日报的那个记者又来了!”刘萌急匆匆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对宋俊哲说道。

 

     “你直接把他打发走就是了,这种事情不用来告诉我!”宋俊哲看了他一眼,不悦地说道。

 

     “可是他说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说,而且……他说他认识迈克。”刘萌面露难色地说道。

 

     

     “迈克?”宋俊哲皱了皱眉头,他沉吟了一会,低沉地说道,“你让他进来吧。”

 

     “是,宋总。”刘萌点头应道,便走了出去。

 

      看着刘萌离开的背影,宋俊哲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门被重重地敲了三下。

 

     “请进!”宋俊哲冷冷地说道。

 

     “宋总,你好!”一个戴着眼睛的干瘦的男人笑着走了进来,打招呼道。

 

     “你好,请坐。”宋俊哲笑了笑说道。

 

     “谢谢宋总,哦,宋总也请容许我介绍下我自己,我叫张力,弓长张,力量的力,你可以叫我小张。”男人礼貌地点头笑了笑说道,便在宋俊哲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他轻轻地咳嗽了几声说道,“宋总,刚才刘助理应该跟你说了我这次的来意吧?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

 

“可以。”宋俊哲说道。

 

“近段时间,我们接到一个匿名举报,说你们宋氏集团有恶意融资的现象,要我们南城日报进行暗中调查。但是我认为我们宋氏集团是堂堂的上市公司,一年的市值都有上百亿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们就没有在意。但是最近有接到另外一个人的举报电话,告诉我们南城报社说,你们宋氏集团肯定存在问题,说我们不妨调查一下,而且还毫不隐瞒地告诉我说他的名字叫迈克,说不怕被你们知道。”张力说道。

 

宋俊哲冷冷地笑了笑说道:“所以你今天就是想来试探我一下,是吗?”

 

“宋总,我并不是想试探你们,如果你们宋氏集团如果确实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这样的举报就当做没有发生。但是如果真的有呢,我想我们作为新闻媒体也有责任有义务来调查真相。你说是吗?”小张笑着说道。

 

 “那你想准备调查?”宋俊哲问道。

 

“我们当然会联合政府的相关部门来调查了,我们只是起一个辅助作用而已。当然,我也不希望走到这一步。”张力说道。

 

“我倒觉得没什么,如果你们真的想调查,那尽管来就是了。”宋俊哲不以为然地说道。

 

“宋总,你真的这么有信心吗?”张力不紧不慢地问道。

 

“我们行得正,站得直,为什么会没有自信。”宋俊哲笑了笑说道。

 

小张沉吟了一会,笑着说道:“可是宋总,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万一调查出问题了,这对你们宋氏集团会有很大的影响。毕竟我们南城日报在整个南城市是最具影响力的经济报纸,如果到时候我们在我们的报纸上很大篇幅地报道贵集团的事情,如果没有问题倒好,要是有问题的话,那到时候必然会引起整个南城市一片哗然,到时候对贵集团造成的负面影响有多大,那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如果我们不去冒这个险,是不是对贵集团更有好处呢?”

 

     宋俊哲死死地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道:“这个险,我们必须冒。”

 

     “宋总,我觉得你最好是考虑一下,我们会给你时间的。”张力有些着急地说道。

 

     “不必了!”宋俊哲断然拒绝道,他看了他一眼说道,“张记者,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此结束好吗?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恕不奉陪了。”

 

     张力怔了怔,他扶了扶眼镜点了点头,皮笑肉不笑地笑着说道:“那好,那我就不打搅宋总了。那宋总就准备接待相关部门的上门调查吧。”

 

     “好的,谢谢提醒!”宋俊哲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再见!”张力点了点头,转身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看着记者一脸愠色地匆忙离开,刘萌心情紧张地又一次敲开了总经理办公室。

 

“宋总,南城日报的这个记者跟您说什么了啊?”刘萌试探着问道。

 

宋俊哲低着头,右手撑着自己的脑袋,头也没抬地说道:“没有说什么。”

 

“哦,好,那我出去了。”刘萌悻悻地说道。

 

“嗯。”

 

刘萌原本是想听听,记者对宋俊哲是如何说迈克的,毕竟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而这个记者这次竟然还提起了迈克,这让刘萌觉得很是好奇。但是,他见宋俊哲并没有想跟她交流的意思,只好识趣地退了出去。

 

夜晚,圣堡山庄里面,汤美琳已经洗漱干净,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丝质性感吊带睡裙正坐在床上,边吃着葡萄,边看着电视。

 

宋世杰说去洗个澡就回房陪她,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时间都已经指到了晚上十点了,宋世杰却依然没有回房,她忍不住好奇,便起了床想去楼下看看。

 

楼下客厅的灯正亮着,汤美琳原本想喊宋世杰,却发现沙发上正坐着两个人,他们正是宋世杰和宋俊哲父子俩,于是便没有说话,只是偷偷地躲在走廊阴暗的角落里静静地注视着他们俩个。

 

“小哲,你说的这个记者就是上次报纸上的那个?南城日报的?”宋世杰问道。

 

“是的,就是他。”宋俊哲答道。

 

“他这是第几次找你了?”

 

“第二次了。不过上次他是和很多记者一起来的,不过这一次他是一个人来的。”宋俊哲说道。

 

“哦,这个人看来不简单啊。”宋世杰若有所思地说道。

 

“爸,我觉得他没有什么,只不过是想要钱而已。不过我们怕什么,我们身子正就怕不影子歪。”宋俊哲说道。

 

“小哲,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也不是用钱就能了事的。这些媒体就这样,经常会对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来大做文章,白的也能写成黑的,就算是我们没有问题,但是他们也能给你写出点事情来。”宋世杰沉吟了会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今天就没有跟他过多言语,直接就把他打发走了!”宋俊哲一脸厌恶地说道。

 

“小哲,你这样做不妥啊!”宋世杰皱着眉头,一脸忧虑地说道……

 

第三百六十章没那么简单

 

“能有什么不妥?这种跳梁小丑,明目张胆地跑过来向我们要钱,我没有直接顶他,就算是对他很客气了!”宋俊哲笑了笑说道。

 

“小哲,你这样想是不对的。你要知道他可是南城日报的记者,南城日报的影响力可不能小觑啊,我们一旦惹怒了他,他就在报纸上胡乱写些什么东西来,那对我们宋氏集团还是会有影响的。”宋世杰忧心忡忡地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随他的意?丢钱打发?”宋俊哲皱着眉头问道。

 

宋世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不能给他钱,但是我们要以礼待宾,没有人愿意无缘无故打笑脸人的。”

 

“对他这种人,用得着客气吗?”宋俊哲有些不悦地说道,语调也高了许多。

 

宋世杰沉重地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对宋俊哲说道:“小哲,其实爸爸跟你的心情是一样的,爸爸何曾不想直接就顶得这个人没有脾气,让他直接滚蛋,但是这不是我们处理这种事情的正确方式,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收好我们的脾气。毕竟你现在还年轻,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么多年,我们宋氏集团尽管已经有很不错的成绩,但是我们也必须小心翼翼,因为后面有太多的人对我们虎视眈眈,巴不得我们宋氏集团早点倒下,好给他们让出路来。因此,我们对待任何人和事情都得多留一个心眼,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这样对我们的威胁也会少一些。”

 

“爸爸,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却被这种小丑明目张胆地来要挟,我忍不下这口气。”宋俊哲皱着眉头说道。

 

“小哲,忍不住我们也要忍啊。你要知道,我们的对手可远远不止一个人,这个记者也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而已,但是他背后有南城日报。而且可能还会有别的人,这个人一直藏在暗处,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你可要知道,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们的一举一动,他可能都看在眼里。你要想到,不管什么人做事情都不可能十全十美的,我们宋氏集团这么一个大的上市集团公司,可能内部会有一些问题,但是我们作为高层,我们不可能做到事无巨细,什么事情都能了如指掌,肯定会有所疏漏。但是就因为这样疏漏,我们的对手就会在这上面大做文章。你明白吗?”宋世杰谆谆善诱地说道。

 

“那你觉得暗地里的这个人会是谁?”宋俊哲低沉地问道。

 

 宋世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我觉得我们突然被记者盯上,肯定是有人在后面搞鬼,我们要小心才是。”

 俩个人正说着话,客厅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汤美琳吓得连忙转身,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间,然后将门轻轻地合上了。

 

     “啊,老爷,少爷,你们还没睡呢?我看客厅里的灯没有关,我就说来关一下,没想到你们都还在。”黄妈一脸尴尬地笑着说道。

 

     “是啊,我们在谈点事情。”宋世杰笑着说道。

 

     黄妈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茶几,笑着说道:“那我给你们两个倒杯开水吧?”

 

“不用了,你回去睡吧。”宋世杰拒绝道。

 

“哦,那好,那我睡了啊。”黄妈看了一眼宋俊哲说道。

 

“好,去吧。”宋世杰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宋俊哲也微微笑了笑。

 

 黄妈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客厅,并在外面将门给轻轻地带上了,客厅里又安静了下来。

 

汤美琳回了房间,她上了床,又打开了电视机。

 

她抱着手坐在了床头,脸上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神情……

 

“爸爸,今天那个记者还跟我提起了一个人!”宋俊哲定定地看着宋世杰说道。

 

“他说谁了?”宋世杰问道。

 

“王天逸!”宋俊哲缓缓地说道。

 

“王天逸?”宋世杰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看了一眼宋俊哲笑了笑问道,“他怎么会说起王天逸?”

 

“他说王天逸在南城来了一家公司,他就是向南城日报举报我们的两个人之一。”宋俊哲说道。

 

“他到底想干什么?”宋世杰有些生气地说道,不过他低着头,似乎有意在回避宋俊哲的眼神。

 

“这我倒要问你了,毕竟他也是你儿子。”宋俊哲笑了笑说道,言语里带了丝嘲讽的意味。

 

宋世杰干干地笑了笑说道:“小哲,你也知道这么年来,我跟王天逸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在我眼里,你才是我儿子。”

 

“爸爸,今天我不是想跟你谈论谁才是你儿子的问题的。”宋俊哲笑了笑说道。

 

“哦,对,对!”宋世杰尴尬地点了点头说道,他的眼睛一直眨着,似乎有种难以名状的拘谨。

 

“爸爸,你跟我说实话,你背地里到底有没有跟这个王天逸来往?”宋俊哲审视着宋世杰的问道。

 

宋世杰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我怎么可能会跟他有来往,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

 

“你确定?”宋俊哲一脸狐疑地问道。

 

“我确定!”宋世杰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他犹豫一会,慢吞吞地说道,“不过就在前不久他倒是来找过我!”

 

“他找过你?他跟你说什么了?”宋俊哲问道。

 

宋世杰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他说想要我们在宋氏集团一半的股权,我断然拒绝了。”

 

“那他有说什么吗?”宋俊哲歪着头,紧闭着问道。

 

“他倒是没有说什么,而且还表现得很平静。”宋世杰回忆一下说道。

 

“很平静?什么意思?”宋俊哲问道。

 

“他什么没有说,就走了。就这样的,很平静地走的。”宋世杰解释道。

 

“他没有再跟你提什么要求吗?”宋俊哲问道。

 

“没有啊,”宋世杰摇头说道,他看了一眼宋俊哲低沉地说道,“当年我该给他们母子的都已经给了,宋氏集团是你的,跟他们没有一点关系的!他们没有资格的!”

 

“呵呵,但是他可不这么认为,他想要的应该就是整个宋氏集团了!”宋俊哲冷冷地说道……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