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朝阳医院不动手术是遵循了患者的意见

北京日期:2021-06-03 08:18

0034-2007-034

北京朝阳医院不动手术是遵循了患者的意见

 ——是卫生行政机关选择了李丽云的死亡命运

                                   

11月21日下午4时左右,怀孕41周的李丽云因难产生命垂危,被其丈夫肖志军送到朝阳医院京西院区治疗。由于肖志军拒绝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在常规抢救3小时后,医生宣告李丽云经抢救无效死亡。对于李丽云之死,有归责于医院的、有归责于肖志军的、有归责于有关条例或签字制度的,各界议论纷纷。笔者以为:朝阳医院不动手术是遵循了患者的意见。

一、归责于医院,不合法理,医院应尊重患者的意见。

“在李丽云神智尚清醒的时候,医院医生曾经征求她的意见,是否同意做剖腹产手术?她摇头,并手指肖志军,示意听从肖志军意见。”是故,舆论及专家就该事件夸夸而谈的说什么“不能征求患者意见”、“肖志军拒不签字”或者“属于遇到特殊情况,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笔者均难以苟同。原因在于李丽云的手术首先必须征得患者同意,但李丽云是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神智尚清醒时,将手术与否的决定权授予了肖志军,即肖志军不同意,不仅表明肖本人不同意手术,而且表明李丽云遵从肖的意见,肖“不同意”的法律后果归于李丽云。是故,在本事件中,应视为能征求患者意见,适用“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医院不存在向后依次适用“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的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规定的情形。故而,认为医院在肖志军拒不签字的情况下有法定义务抢救患者,无法律依据。

二、归责于医患不信任关系,基于舆论的“偏执性”。

肖志军在妻子临产前向政府部门、居委会、救助站求援,均被像皮球一样“踢出来”。最后,他在冷酷的社会现实面前,没有再去找居委会,而在居委会的同志事后说现成话:“救助站不要你,你还可以再找我们啊!”无论真心与否,你站在肖的立场上,他会认为找居委会能解决生育费用问题吗?以一般人的认知,应当是无望的。

有的同志可能不承认,但事前帮助与事后讨论截然不同,后者仅需要思想,而前者需要行动,不能以后者多多论证前者之必然。假如事前肖志军去求助的,正是一个在网上发表为肖志军辩理的法学博士,你以为在事情未出之前,这个博士遇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会一口答应为他解决医疗费用的请求吗?肖在有关政府部门、医疗机构对他和李的请求及遭遇均置之不理后,对这个社会充满了绝望与不信任感,所以到医院后,他看到医生压李丽云的肚子,便产生医生在实施要害死其妻或想借助手术“发一把”的极端思维。在这种思维支配下,他不相信什么“医院会不要治疗费用”的“鬼话”,也不相信同室病友、所有医生会捐款给他,而是认为医院、医生和病友合起来骗他同意手术。他不相信这个社会从开始对他和李的命运“无动于衷”,突然过渡到大家齐心协力来帮助他们。因而,令人悲哀的不是肖,而是肖所认识的社会,以及这个社会为什么让肖这么认识!

由此,就不难理解:肖思维敏捷、精神正常,拒绝签字时却话语反常,让人猜疑其精神存在问题。这样一个人,在被社会现实逼得走投无路,内心长期郁闷,心灵几近崩溃时,情绪产生极端、偏执倾向,应当是可以理解的心理变化或性情突变。若不分析社会的原因,反而将一个“被环境逼的”的弱者,斥之以“偏执狂”,像对待魏连殳一样对待他,还能自谓是一个有社会良知的人吗?肖志军对社会强烈不满,在医院中发泄;舆论为了鞭策医院的“不抢救”行为,借题发挥,冠上个“医患关系不和谐”,这本身就是一种典型的“社会偏执症”的反映。

三、是卫生行政机关(而非医院)选择了李丽云的死亡命运。

就医院来说,通常没有钱不接待手术,是常理;否则,你以没钱为由把病死人往医院拖,他也以没钱把病人往医院抬,这医院为社会大众的救治及后续责任如何履行?有人认为,救死扶伤没有必须“先行签字同意手术”这个前置性条件,笔者想紧问一句:“医师执业法里没说抢救病人前必须收费,是不是医院抢救病人前收费就是违法行为?”显而易见,医院让肖志军签字后再手术并没有违背法律的规定。但医院并非只讲法律、不讲人道,医院决定免收治疗费用,打110及派人劝说,肖志军仍不同意后,又向北京市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请示。请示显然表明了这样的意思:“即使没有肖志军的签字,但只要国家卫生行政机关认为根据该特殊情况可以先行手术,则医院不再受先行经过肖志军签字约束,而开展破腹手术的思维或规矩约束。”但是各级的答复均是:“患者家属不同意,不得进行手术。”因此,医院想通过获得国家卫生行政部门支持开展手术的唯一希望,被灭绝了。

舆论及一些专家认为医院难辞其咎,是不可理喻的。北京市各级卫生行政机关对有关法律法规的理解应比医院更专业,没有理由指责医院的院长及一般医护人员不具有与行政执法机关截然相反的法律认知。医院对“不签字就不得手术”的领悟,本来就是卫生执法机关教导并普及的法律常识,俗话说:“不教乃教之罪”,归责医院不作为更没理由。若是依法的确应“不签字则不应手术”,则考虑为其手术属于情宜、道德层面考量的行为,但卫生行政机关明确禁止医院为之,则医院在道德层面上的行为,也无愧于社会及患者家属,是卫生行政机关在明知不动手术患者就会死亡的情形下仍选择让李丽云死亡。 

    备注:定稿于2007年1216日,发表于20071215205分。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