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籽原创

北京日期:2021-06-03 11:46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等归



        是晴朗的一天。昨夜的浑浊之气,在朝霞的洗浴中渐渐褪去,蓝白色的天空开始展露。有等归的人,在缓缓走来。朦胧的光影将她笼罩,迎面而来,像是正身,又像是背影。

        女孩,穿着雪白雪白的连衣裙,舒展的裙摆随着缓慢的步子荡漾开,像极了绽放的白色雪莲。腰间挎着的小包在她五指间缩成猫咪一般,温顺乖巧。乌黑顺直的短发被编成了一条小小麻花辫,柔顺的发须在耳旁垂着。女孩,就这样走着,走在这条熟悉的羊肠小道上。时不时路过身着校服的学生,有欢声笑语,有捶胸顿足。脚下是碎开的石板,错落有致。显然这些石板路是被再次修缮过的,平整而蜿蜒。她又想起了第一次被凸起的石块绊倒后,朋友情不自禁的嗤笑。后来,每次路过这条小路,都会有一个人紧握她的手。

        在小路的尽头是笔直宽敞的过道,抬头便可见一排长长的教学楼,似拔地而起,给人一种威严感。那几个月,黑板上方的钟永远慢了十秒钟。上午的最后一节课,老师们总是提前一分钟合上课本。铃声还未响起,你就会看见从五楼一路而下,冲向食堂的一群学生,他们彼此追赶,身着黑色校服。

         女孩站在偌大的操场中央,围栏四周的红色、绿色、黑色……红的是头尾相接的跑道,绿的是软软绵绵的草坪,黑的是环住操场的铁丝网。往外是排排绿的柳,栋栋红的楼,波波绿的水,翩翩红的旗。抬头,是和记忆里一样的朝霞。缕缕白云随着光影移动,从她的头顶飘到了远处的教学楼上空,印成灰色。低眸,依旧是一场空荡荡的宁静。现在是八点二十五,距离第一节课下课还有十五分钟。

         两年前,她拖着两箱行李,走出了校门。那么多人,也和她一样,鱼入大海般,离开了。

         那之后,她见过和他们相似的许多人,但也只限于遇见。


        不知不觉,已过了晌午。太阳渐渐偏西,岸边柳树的影子被拉长,映在水泥路上,不时颤巍巍地舞动起来。女孩已经见过想见的人——班主任还是维持着记忆里熟悉的穿着,只是卷卷的头发短了,坐的办公室换了。她们聊了一些大学里的生活,班主任仍然毫不吝啬给了她一些建议,她都礼貌地点点头表示接受。或许对话的内容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还有这样对话的相处机会。

        她在等归,盼望回到那些熟悉的记忆里,和熟悉的朋友或抱怨或感激生活上的种种。像鱼儿望着大海的泪水,像树叶凌乱了草丛,像夕阳辗转了背影,像黑夜等候白昼的温暖,我们都在等归。

         草草一别,或许数年之间;等归之人,只盼有限之期。


ENDING


撰稿 | 李小艳

排版 | 祁兰燕

          责编  | 陈婷婷 邹玉兰 

指导老师 | 李晓华 王万洪 陈柄志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