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亚历 原创】堂兄庆哥

北京日期:2021-06-11 00:27


 
堂兄庆哥
文/田亚历

 

庆哥可能出生于1919年左右,他是我的大堂哥,大伯的儿子,仅见过两面,由于年龄差异很大,我俩很少说过话。但听父亲讲,庆哥参加过武装革命。新中国后,在扶风县工作,家也安在扶风,嫂子是扶风本地人。

我对武装革命的人很敬仰,家族中有一个革命者,也很想了解革命的过程。家族人很少讲过庆哥的故事,他本人也没向外人多说过。听联盈哥讲:庆哥在解放前秘密参加地下武装游击队,当地人很少知道他的行踪。

近期,我通过电话联系到他儿子。他家住在扶风绛帐镇中坡三组。忠勤给我讲了庆哥走向革命道路的历程,他说:旧社会拉壮丁,他在上学途中,见爷爷当壮丁,便去替爷爷当壮丁。走到镇安、山阳地带,趁机逃跑了。害怕押送官的追捕,不敢回商州麻街郭家沟家里,便顺南山走到凤翔县山中。为了生计,在太白山里背棺材板出山贩卖。板材厚实,在崎岖山路行走,特别艰苦。和他一块卖苦力的人,年龄都在40岁左右,他却20岁。伙计们劝他另谋生路,不要干这活儿。此后,父亲就参加了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由中共西北特别支部命名并派人领导成立的一支人民军队。自1935年至1937年春,这支革命队伍相继在秦岭南麓的安康、商洛和汉中接合部的10余个县的边界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历经大小战斗二十余次。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发生后,中共西北特别支部将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交中共中央代表罗瑞卿同志负责接收。1937年初,这支武装编为红十五军团警卫团。和父亲一同战斗的还有程德功,解放后安排在扶风县公安局担任领导,父亲也在公安局工作。文革期间,程德功遭诬陷,撤职回家。两人关系好,父亲也受牵连,革职后下放农村劳动。文革结束后,二人平反昭雪,程德功安排到城管部门,父亲重新安排到扶凤粮站工作。父亲退休后,我哥顶班……

在我的记忆中,庆哥说话干练,精神抖擞,多纹白净的脸上能流露往日浴血奋斗的痕迹。他在1990年左右去逝。庆哥姊妹五个人,各自有着酸甜苦辣的日子,二个早逝,一个年轻的死去丈夫,在关中乞讨养活儿女。大妈去逝后,大伯一直独守家里。生活不能自理时,庆哥将大伯接到扶风生活,将房子拆了,房木料拉走,药籽树也卖了。大伯去逝后也安葬在绛帐。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共和国没有忘记抛头颅洒热血的仁人志士。庆哥年轻时适逢黑暗的旧社会,受到过压迫,所以揭竿而起,逼上梁山,寻找革命队伍,参加陕南武装革命斗争。我回忆庆哥点滴革命事迹,启示田家后人:传承红色基因,汲取前辈力量。

 

2021年6月8日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田亚历,笔名纤夫,商洛市商州区中学教师,高级职称,商洛市政协委员。爱好文学,在报刊发表60多篇文章。出版《方舟揽虹》等书八本。电话:13152251618。


文艺顾问:
       韩殿盈     刘剑锋     李   斌     
       王瑞祥     杨克江     张乐平
       李智慧     董建凯     萧   军     
编辑指导:
       乐俊峰      王秀峰      赵  英    
       张芬哲      胡小龙
协作媒体:
       禹平文学      秦岭文学      松风阁语
       大乾州         细语华阳
主      编:张秀芳
副 主 编:李书盈   郭当锋   彭君婵

温“馨”世界,春暖花开。文学大舞台,有才你就来。新朋与旧友,在此乐开怀。
书“香”家园,独树文坛。读如溪汇海,写似木燃火。赏析与创作,花果两衬托。
丰“盈”灵魂,推介美文。人生有翅膀,文学是力量。千古长河叹,一缕白月光。
乐“秀”自我,繁荣创作。太阳固灿烂,月亮也温暖。星辉映前路,萤火莫自惭。
推介老友,培植新人;尊重传统,鼓励创新;馨香盈秀,不忘初心;文学路上,一生追寻。欢迎订阅、投稿、转发、留言……您的关注让我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投稿邮箱:1019623839@qq.com
微信投稿:wx18729698387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