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原创】习惯就好2-凌远陪父亲康复1

北京日期:2021-06-11 08:52


《习惯就好》这篇文的构思是建立在电视剧《到爱的距离》中凌远回国开始,是从一个科室主任开始的。本文不完全符合原著和电视剧,里面会穿插其他电视剧的人物。所以,希望看文的你,能一如既往喜欢。


习惯,一种积久养成的生活方式。深处纷繁复杂的世间,面对是是非非,我们早已学会了随心就好,对与错,好与坏,只要不牵扯自身利益,视而不见已成为常态。唯独他,一个只想做手术的外科医生,偏偏要选择改变,或许这之于他,才是该有的习惯。

由于本人非医学专业,因此,文内所有涉及医学相关知识内容,请飘过,拒绝杠精!



凌景鸿和陈忆正在吃晚饭,听到开门声,回头看到凌远问,“怎么回来啊?不是约了三牛吃饭吗?”
 
凌远编瞎话的能力可谓是与生俱来的,脑袋都不用转就回说,“哦,三牛被病人召唤回去做牛去了”
 
凌景鸿和陈忆听了,双双乐得合不拢嘴,凌远想想自己说的话也跟着乐了起来。
 
凌景鸿边乐着边招呼着凌远过来吃饭,陈忆给凌远盛了一碗米饭放在桌前,凌远抬头看着陈忆,着实感觉到了一份久违的温暖,“谢谢妈!”
 
陈忆不明所以,想着不过就是盛一碗米饭而已,怎么就把儿子感动成了这样,“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好久没吃到妈做的饭了,太开心了。”凌远心想自己在外这些年,不是在外边吃西餐就是在家里“服侍”生活不能自理的念初,哪里享受过这般待遇。
 
凌景鸿连眼睛里都充满着喜悦,看着凌远说,“开心就多吃点,看你瘦的都快皮包骨头了,国外的饭就那么不好吃吗?”
 
凌远抬头边抿嘴笑着边拿着筷子往自己碗里夹菜,嘴上还不闲着地迎合着凌景鸿,“嗯,就是没有妈做的饭好吃。”
 
陈忆听到赞美之言自然心情愉悦,除了脸上的笑容,手上还不时地把鱼两边的鱼刺都剥掉,然后放到凌远的碗里,“这是你从小就爱吃的糖醋带鱼,小时候你就喜欢吃这中间一细条的白肉,把弄下来的两边都往你爸和你哥碗里放……”
 
凌远被母亲这么一说,害羞地看着父亲和母亲说,“可是我记得后来好像做的鱼就只有中间的那块肉了,没有旁边的鱼刺了。”
 
凌景鸿笑了,“你还记得啊?”
 
“嗯,当然记得了,就因为这个我还和大哥吵架了呢,吓得欢欢在一边哭。然后我和大哥就都被罚站面壁思过了。”凌远一边说一边乐,大概回忆起童年来,自己都觉得幸福快乐。
 
“是你妈看你们都不吃两边,索性就在洗鱼的时候把两边都去掉了,就剩下了中间的肉。”凌景鸿一边说一边看着陈忆,这些年陈忆为孩子们的付出,只有他最明白。
 
凌远眼前好像被雾气罩上了一层薄纱,想表达内心的感激,却只是用了三个字“谢谢妈”做了回应。
 
陈忆当然懂得凌远的心思,当年她恨过凌景鸿非要领养凌远,她也怨过凌远分走了她很多的爱,但凌远始终是她养大的,是看着他一天天长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凌远早没有了那份怨,只是一时间难以变得如凌景鸿一般和凌远这么亲近罢了。
 
陈忆以微笑回了凌远的这句“谢谢”,然后继续扮演着母亲和妻子的角色,给凌远和凌景鸿夹菜,让他们多吃点。
 
简单温馨的一餐饭在三个人彼此夹菜问暖中度过,吃过晚饭,凌远主动要求刷碗,但被陈忆拒绝了,“你去陪你爸在客厅里来回走走,消消食,休息一会儿,我们下楼去小区里遛弯儿。”
 
凌远也没再和陈忆抢着要干活,只是拿着抹布擦了桌子,然后走到父亲身边,搀扶着父亲在客厅里慢慢地来回走着。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陈忆刷完碗,简单收拾了灶台、水池,走出厨房,叫着凌远,“小远,把你爸的轮椅放到门口,我们下楼了。”
 
凌远想把凌景鸿扶到轮椅上坐下,却被陈忆制止了,“让你爸自己借力推着走就行,累了再坐。”
 
显然陈忆已经很有经验了,没见过“市面”的凌远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提议自己跟着一切下楼,“妈、爸,等我去拿件外套,和你们一起下楼。”
 
陈忆站在门口看着凌景鸿笑,“你儿子对我不放心,怕我把你摔着。”
 
凌景鸿也跟着笑,“是对我不放心吧?!”
 
虽然凌景鸿病了,但夫妻两人的爱却一点都没有少,反而是更浓了,甚至学会了年轻人的“调情”。凌远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两个老小孩在彼此逗乐,笑的正开心,自己也顺着笑着问,“你们在说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凌景鸿说“没什么,走吧。”
 
陈忆却不知道哪里来得好心情,居然和凌远开着凌景鸿的玩笑,“在笑你呢。”
 
凌远不知所谓,忙问着,“笑我?笑我什么啊?”
 
“笑你懂事了,知道心疼你爸了,下个楼都要跟着了。”
 
凌远顺势撒着娇般地挽了陈忆的胳膊,喊了声娇滴滴的“妈!”
 
陈忆拍着凌远跨过来的手背,脸上所有流露出来的表情都写着“幸福”,下巴往前动了动,再告诉凌远去扶着你爸吧。
 
陈忆没有抢属于凌景鸿的特权,把凌远让给凌景鸿,自己推着轮椅并排和他们走着。
 
在小区里,遇到了俗人,都会打声招呼,特别是那些知道凌景鸿病了的人,更是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哎呦,这不是小远嘛,什么时候回来的?”
 
凌远绅士般地笑着回答,“今天回来的。”
 
“老凌啊,你们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这今天才回来就陪你们下楼遛弯儿啊,不像我那个不听话的儿子,一天天都不着家,就知道往外边跑。”
 
陈忆好像似要炫耀一般地拍着邻居老张的肩膀,“还在这次回来就不走了,留在咱们医院做事了。”
 
“老陈啊,你们真是有福气啊,这以后啊,你们谁病了,都不至于像老凌之前那样弄得措手不及了啊……”
 
凌景鸿和陈忆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他们也不曾想自己在医院里呆了一辈子,可到自己生病了,才明白作为病人和家属的那种的那种无力感,尤其是当时站在手术室外的陈忆,已经失去了一个医生的理智,那时的她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妻子,只想自己的丈夫活着。
 
凌远不知道凌景鸿和陈忆当时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而且两人居然能坚强地到现在都没有告诉任何一个孩子,若不是老院长招他回来,恐怕他还被蒙在鼓里呢,想着想着就觉得为人父母,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陈忆和老张闲聊了一会儿,便追上了正往小区小广场走的凌景鸿和凌远,此时凌远正推着已经坐在了轮椅上的凌景鸿往前走,看陈忆走到自己身边,就趴到耳朵边说,“妈,以后有我在,不管家里有什么事儿,别都自己扛,我长大了,可以帮你们扛的。”
 
凌远的话说得陈忆心里暖融融的,微抬着头和凌远对上了眼神,没有说话,但满眼都充盈着感动。
 
凌景鸿说的没错,将来他们老了,最能指望上的还得是这个捡回来的儿子。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