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宜电厂“四微”原创作品推荐情况

北京日期:2021-06-11 10:42

分宜发电厂“四微”廉洁作品推荐

4月份开始,我厂组织开展“四微”廉洁作品征集活动,共收集作品32个,经评选,拟向江西公司纪委办推荐12幅作品:


微廉小说


1

《可惜》  傅宇宣  机关一支部

可惜了,有人说。

是可惜了,怎么就犯这种错了,也有人说。

真的可惜吗?苏殁独自收拾着东西,心想,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这事儿,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那会儿时值年末,公司财务部又到了最繁忙的时候,从各地赶来的老板们都在办公大厅里来回游说,希望在一年的尾巴里结清各种款项拿到应得的“报酬”。

一天,办公大厅里来了个贺老板,苏殁眼熟他,这人从昨天开始就在领导办公室里来回溜达,这会也许是付款流程办完了,找上了他。

“小兄弟,你看这笔钱你能不能先给我做了。”贺老板焦急道:“老哥还等着这笔钱急用,你能不能通融一下,给我付了先。”

“流程呢?”

“还没走完呢,但我这实在等不及了。”

 苏殁愣了愣,想着这事自己可做不了,便回绝道:“那我们这边是没法付款的。”

“哎呀,这不是来不赢了吗,等这流程走完,黄花菜都凉了不是。就通融这一次,下不为例下不为例。”贺老板充耳不闻似的,依旧喋喋不休:“我这等着这笔资金周转呢,底下人的工资要发,银行贷款要还,一大堆事等着钱呢。你看我们这些当老板的也不容易……“

得,没完了。苏殁心想,瞅见时间已经到了饭点,索性也不再搭理烦人的贺老板,就要往外走去。没走两步,就听着那人“哎哎哎”的叫唤着追了上来,边跟着还边从皮包里取出支烟来就要递给苏殁,见他摆摆手不收,很自来熟的笑道:“瞧我这人,都没注意到饭点了。来来来老弟,跟着老哥去吃点好的。”

“不麻烦了。”

“有啥麻烦不麻烦的,是哥哥我一直在叨饶你呀!这下午说不得还得来找你,这不我心里都有点过意不去,特地准备了好酒来招待老弟你呀!”

苏殁好酒,这是公司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有时下班回到宿舍一个人都会小酌几杯,按他的话来说就是“整几杯才得劲”。就这样,略微迟疑的苏殁,在贺老板的“强拉硬拽”下,也就“半推半就”的跟着去了。酒过三巡,喝的微醉的苏殁与贺老板也聊开了,抱怨道:“老哥你说说,这一年到头也攒不下钱,这得到啥时候才能买套房啥的。”

贺老板附和:“老弟你说的是,这年头赚钱难呐。”,然后顿了顿,神秘兮兮的从包里抽出个信封塞进了苏殁怀里:“这是老哥我的一点心意,老弟你拿着,给家里人带点年货回去好好过年。”

苏殁酒一下就醒了大半,赶忙就要把信封递还回去。

“哎,老弟你就收着。你要是过意不去,你把那笔钱给老哥付了就行。”贺老板一边劝,一边给苏殁的酒杯满上:“你想想,那笔钱迟早是要付给老哥我的,你这么做不算违规不是。再说,流程不也走完了嘛,我拿给你看看,领导都已经给签完字了咧。”

苏殁看着付款单上不太连贯的笔锋,眯起了眼。

“我这模仿的签字差了点意思,但你不说我不说,没人能发现的。现在你们财务这么忙,到时候你在旁边再催着他们付钱,就没人能看的出这是代签的,咱不就浑水摸鱼给混过去了。”贺老板举起酒杯:“而且你这回先把钱给我付了,我到时候再把流程签完字给你补上,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老弟,这钱不付也拿不到你手里,你要多为自己着想啊!”

苏殁想了想,摸了摸兜里的信封,终于还是举起了酒杯。

后来,贺老板收到了千万的工程款,开心的离去。而苏殁也再没有见到过他。

再后来,东窗事发,原因是贺老板在和兄弟单位的酒局上故技重施,结果连带着苏殁一并被人举报了。

真的可惜吗,苏殁又想。

其实真的不太可惜。

2

《初心》  汤裔明  发电二支部

“连书记,厂里安排您给今年新入党的青年员工上一堂廉洁文化建设教育课,他们现在已经到了,请您准备一下。”“新入党的青年员工啊。”老连一边想着一边朝会议室走去。走进会议室,看到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老连仿佛看到了自己刚刚入党的时候。

三十年前,那时候的老连还是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小连”,他和同学小甫同时入厂。由于小连和小甫学习能力强,专业技术过硬,也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不久就光荣入党。支部大会上,党委书记向小连和小甫赠送了一套《毛泽东选集》,以勉励他们。之后的二十多年里,小连和小甫不断得到重用和提拔,都成为了中层干部队伍中的一员,小连和小甫也成了老连和老甫。

这一天,厂党委组织开展了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学习会,会上,党委书记着重强调了厂党委坚决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的决心,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会后,老连却颇有些心事重重。原来,自从老连和老甫当上中层干部以来,就不断有各类厂家和经销商以各种形式来“拉关系”、“走后门”,力求一些“关照”,老连对此类迎来送往的事情没兴趣,严词拒绝了这些人,但是老甫好像对此类事情乐此不疲,也无心工作,每日不是与王老板 “洽谈”就是和李老板“协商”,当然此类“洽谈”“协商”地点都是xx大酒店、xx度假山庄之类就是了。时间一长,老连看在眼里,心里却不免有些着急,多次提醒老甫要注意一点,不要再与这些人密切往来了。“酒桌上才好谈嘛!吃个饭而已能怎么样”老甫却不以为意,只道是正常业务往来,碍于同学情面,老连也不好再说什么。

七月的一天,老甫一大早就来到老连办公室递给老连一张请柬。“哟!什么好事呀?”“嗨!我家小子考上xx大学了,明天中午12点,xx大酒店,你可一定要来啊!”老连闻言却皱了皱眉。这确实是件大喜事,老连也很替老同学感到高兴,但是去年老连的儿子考上大学,老连只在家中简单的办了一桌家宴,老甫把他好一顿埋怨,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好好操办一下云云,现在老甫广发请柬,摆明了是要大操大办一场。“老甫啊,几个月前厂里刚刚开会强调落实中央八项规定会议精神,你现在就大操大办酒席,不太好吧。”老连委婉地提醒。没想到老甫却生气了:“好你个老连,还是老同学呢,我儿子考上大学你不替我高兴,还这不行那不行,是不是你去年没办酒,觉得我办这个酒席抢了你的风头?得,请帖放这了,明天你爱来不来!”说罢摔门而去,老连被他呛得哑口无言,只觉自己一片好心,却被当成了驴肝肺。

虽说如此,第二天老连还是想去参加老甫儿子的升学宴,不管老甫怎么样,自己是看着老甫儿子长大的,他这个当叔叔的理当前去祝贺一下,打个招呼,说完就走,也不耽误。到了酒店,老连一眼就看到老甫在门口笑容满面的迎客,好些客人出手的红包看着就挺扎实的,老甫看到这些红包的时候笑得更灿烂了,老甫儿子却站在一旁显得很尴尬的样子。老连走上前去,先跟老甫打了个招呼,老甫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接着又转过身对老甫儿子说:“恭喜你考上大学,叔叔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套《毛泽东选集》还是我和你爸爸入党的时候厂党委赠的,这么多年被我翻得很旧了,上面还有一些我个人的心得,希望你不要嫌弃,有时间的时候好好读读,另外在大学里要好好学习,不要整天只知道玩……”话还没说完,老甫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行了行了,说这些没用的干啥,就要开席了,快去找个位置坐下,这么旧的书你都还留着,真是服了你了,你还是自个儿留着吧。”转身拉着儿子去招呼别的客人了。老连拿着书楞在原地,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位老同学已经不是当初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了,摇了摇头,提着书转身离开了。

从此以后,老连和老甫更是形同陌路,不久之后,听说老甫被厂纪委办约谈,再然后,听说是受贿,判了两年。过了几个月,老连去看守所探视老甫,两人对坐无言,探视时间快到了的时候,老连对老甫说:“其实上次升学宴之后你儿子来找过我,把那套《毛泽东选集》又拿了去,说想看看。”“我知道的。”老甫低着头,“他是个好孩子……跟我不一样……也劝过我,我根本没听。”沉默了片刻,老甫说:“其实我一开始觉得我守得住自己的底线,没想过受贿的,觉得吃几顿饭,喝几杯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慢慢的,胃口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大了。”老连准备走的时候,老甫突然抬起头:“你说,如果当时我也好好看看那套《毛泽东选集》,我还会是现在这样吗?”老连没有回头,只是问了一句:“你的书还在吗?”老甫愣了一下,喃喃自语道:“不在了,早就不在了。”说完将脸埋在两手之间哽咽了起来:“怎么就不在了呢?什么时候丢的呢?”老连似是有些不忍,抬了下手又放下了,叹了口气,离开了探视室。

“连书记,连书记?”在连声的呼唤声中,老连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看到你们朝气蓬勃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闻言,大家都好奇了起来:“什么事啊连书记,跟我们说说呗!”“是啊,跟我们说说呗!”老连严肃了起来,“好,今天给大家上一节廉洁文化建设教育课,上课之前呢,先送给大家每人一套《毛泽东选集》,大家回去好好看看,多学习学习,我今天讲的这堂课呢,主人公叫小连和小甫,他们刚入党的时候啊……”


3

《盖章》  许环彬  机关一支部

省检查员老陈今天去某局里,途中碰上同事小李,“老陈,今天有份上报到省里的材料需要去某局里加盖他们的公章,我这刚刚接到重要的事,不能去了,老陈你今天不是要去督导检查吗?帮我办一下吧。”同事一脸为难的说道。

“没问题,刚好顺路。”老陈一口答应了下来。

“太感谢了,改天请你吃饭。”小李满心欢喜的说道。

“多大点事,这么客气,咱俩谁跟谁啊。”老陈把材料看了一下,放进了包里,看了看包里的录音笔。

半个小时后,老陈来到了某局的办公室门前。

“咚咚咚” 安静的楼道里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一个声音从办公室里面飘出来。

推开紧闭的门,一个中年发福的人坐在办公桌上,闭着双眼,捂着还冒着热气的茶杯,好像在细细品味茶香,旁边放着打开的报纸。

“您好,我是某单位的人,您是张主任么,有个文件需要加盖贵单位的公章,还请协助一下,这是省里联合通报的文件,你先看一下。”老陈一开口就直接直奔主题。

“可以,你就放在那里吧。”张主任眼皮都不抬一下,还是在那里闭目养神,似乎这个世界除了茶杯之外,什么都没有。

“张主任,这里有省里的通知文件,而且有公章,是已经批准的文件,只要盖上贵单位的章就可以了。”老陈继续说服道。

“这个是你们的文件,不是我们的文件,不好办啊。”张主任缓缓打开了眼睛,眼睛直盯盯看着老陈。

“这些不是开会的时候都通知过么,要精简办公,不要烦琐不要拖沓。”老陈不卑不亢的说道。

“哟,知道的还不少啊,可是……”张主任皮笑肉不笑的回道,手指比了一比手势。

没说完老陈就递上去一根烟,“同志,你看,这是省里的文件。基层单位干活也不容易,而且都有文件,你看现在改一下吧,你们局里也知道这个事情的。”老陈一脸陪笑的说道。

只见张主任继续把眼睛合上,感觉又和世界脱节了一样,只剩下他和这个茶杯。

不一会,电话响了,只见张主任一口一个答应,一口一个收到,接完电话的他,又继续把眼睛合上了。

老陈连忙把资料递了上去,但张主任还是不为所动,淡淡的说了一句:“回去等通知吧,我安排好会通知你的。”老陈一脸为难的说道:“最近事情特别多,天天在外边跑,这不今天刚好,就马上来办了,麻烦主任公事公办。”

“事肯定是可以办的,但是这个流程还是要走的啊,不能坏了规矩,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张主任头头是道了起来。

“张主任,这个是王局长也知道的,希望您能尽快盖章,今天就要上交,拖下去可不好啊。”老陈为难的回道。“王局长是我的好哥们,是拜把的兄弟,我说不行就不行。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吗?”张主任一脸皮笑肉不笑的回复道。

这时老陈的手机响了“是,材料很快就弄好了,弄好了我找人给你送过去,好吧?嗯,就这样。”挂掉电话,老陈又看向了张主任,

“张主任,您看,同事都催我了,我实在也是不好办,您看能不能先给我盖章呢?”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都快十二点了,材料还是没有盖章,老陈心里也急,恨不得自己拿过来章盖上先送到省里,可张主任好像心态很平和,不慌不忙。

“我们局长出差还没回来,到时候他回来了,章马上就能盖好,你认识王局长,可是我不认识你。”张主任淡淡的说道。

这时门开了,王局长走了进来“张主任,今天省督导检查员过来,你准备一下最近的材料,下午跟我一起开会。”

“不用了。”老陈站了起来,缓缓走向门口“王局长,今天没有打招呼就过来了可别介意,我这正好手头有个材料需要盖章,先给我弄一下吧,省里很着急,还有,我这里有一个录音笔,记录着很有趣的事情,我想请你单独听一听,相信你肯定感兴趣的。”

张主任抖了一下,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4

《第365次回声》  陈凤生  发电一支部

在幸福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旁边是年轻漂亮的妻子,阳光洒在他们身上,泛着金光,他们看着不远处,孩子跑着跳着,一会追蝴蝶,一会抓蜻蜓,不时是呼喊:爸爸,妈妈,你们快来啊,你们快来啊,脸上挡不住的笑意,旁边尽是羡慕的目光。。。。。。

铁窗后刘清联第365次收回对妻儿思绪,想起第一次收下钟老板那盒富贵牌“月饼”,后背只剩下凉凉的刺痛......


5

《球场风波》 巫伟  维护支部

可惜了,有人说。

是可惜了,怎么就犯这种错了,也有人说。

真的可惜吗?苏殁独自收拾着东西,心想,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这事儿,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那会儿时值年末,公司财务部又到了最繁忙的时候,从各地赶来的老板们都在办公大厅里来回游说,希望在一年的尾巴里结清各种款项拿到应得的“报酬”。

一天,办公大厅里来了个贺老板,苏殁眼熟他,这人从昨天开始就在领导办公室里来回溜达,这会也许是付款流程办完了,找上了他。

“小兄弟,你看这笔钱你能不能先给我做了。”贺老板焦急道:“老哥还等着这笔钱急用,你能不能通融一下,给我付了先。”

“流程呢?”

“还没走完呢,但我这实在等不及了。”

 苏殁愣了愣,想着这事自己可做不了,便回绝道:“那我们这边是没法付款的。”

“哎呀,这不是来不赢了吗,等这流程走完,黄花菜都凉了不是。就通融这一次,下不为例下不为例。”贺老板充耳不闻似的,依旧喋喋不休:“我这等着这笔资金周转呢,底下人的工资要发,银行贷款要还,一大堆事等着钱呢。你看我们这些当老板的也不容易……“

得,没完了。苏殁心想,瞅见时间已经到了饭点,索性也不再搭理烦人的贺老板,就要往外走去。没走两步,就听着那人“哎哎哎”的叫唤着追了上来,边跟着还边从皮包里取出支烟来就要递给苏殁,见他摆摆手不收,很自来熟的笑道:“瞧我这人,都没注意到饭点了。来来来老弟,跟着老哥去吃点好的。”

“不麻烦了。”

“有啥麻烦不麻烦的,是哥哥我一直在叨饶你呀!这下午说不得还得来找你,这不我心里都有点过意不去,特地准备了好酒来招待老弟你呀!”

苏殁好酒,这是公司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有时下班回到宿舍一个人都会小酌几杯,按他的话来说就是“整几杯才得劲”。就这样,略微迟疑的苏殁,在贺老板的“强拉硬拽”下,也就“半推半就”的跟着去了。酒过三巡,喝的微醉的苏殁与贺老板也聊开了,抱怨道:“老哥你说说,这一年到头也攒不下钱,这得到啥时候才能买套房啥的。”

贺老板附和:“老弟你说的是,这年头赚钱难呐。”,然后顿了顿,神秘兮兮的从包里抽出个信封塞进了苏殁怀里:“这是老哥我的一点心意,老弟你拿着,给家里人带点年货回去好好过年。”

苏殁酒一下就醒了大半,赶忙就要把信封递还回去。

“哎,老弟你就收着。你要是过意不去,你把那笔钱给老哥付了就行。”贺老板一边劝,一边给苏殁的酒杯满上:“你想想,那笔钱迟早是要付给老哥我的,你这么做不算违规不是。再说,流程不也走完了嘛,我拿给你看看,领导都已经给签完字了咧。”

苏殁看着付款单上不太连贯的笔锋,眯起了眼。

“我这模仿的签字差了点意思,但你不说我不说,没人能发现的。现在你们财务这么忙,到时候你在旁边再催着他们付钱,就没人能看的出这是代签的,咱不就浑水摸鱼给混过去了。”贺老板举起酒杯:“而且你这回先把钱给我付了,我到时候再把流程签完字给你补上,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老弟,这钱不付也拿不到你手里,你要多为自己着想啊!”

苏殁想了想,摸了摸兜里的信封,终于还是举起了酒杯。

后来,贺老板收到了千万的工程款,开心的离去。而苏殁也再没有见到过他。

再后来,东窗事发,原因是贺老板在和兄弟单位的酒局上故技重施,结果连带着苏殁一并被人举报了。

真的可惜吗,苏殁又想。

其实真的不太可惜。



微廉漫画


1

《权与责》  涂哲凯、刘阳  机关一支部

2

《高压线》  欧阳帆  维护支部

3

《廉与贪》  王瑜  机关二支部


微廉视频


1

《廉洁好作风》  维护车间  维护支部

2

《致清致纯》  熊桂兰  发电一支部



微廉公益广告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