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连载.步步杀机(二十三)

北京日期:2021-06-12 00:11

天空响起一声霹雳,外面的雨开始下的更大了。


金望财坐在宽大的皮椅里,正在透过落地玻璃窗观看着脚下的这座城市,不知不觉中竟然看出了神。


他从小就出生在这个城市,从一个街头小子变成了一个闻名的大亨,曾经走过多少艰辛,都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里。雷雨天,总会让他想起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心酸和苦涩,就像现在,大多数的人早已经躲在自己的家里,关上门窗屏蔽起风雨,或是座在沙发上观看正在直播的棒球联赛,或是跟家人们围坐在一起,谈谈这一天的见闻。只有他,还在迎接着这场暴风雨,细细地观察着它,品味着命运给他的这种暗示。


现在是雨季,但这种电闪雷鸣的阵势在一年里并不多见,巧的是,上次沈悦宁来接人时也是这样的暴雨天。


沈悦宁一来一回,都是只托人跟金望财打了个招呼,就直接走了,没有向他通报自己任务的完成情况,甚至连起码的路过拜见都没有。从潮帮的职级上说,沈悦宁和他都是堂主身份,如果要从辈分资历上说,沈悦宁又比他差了好远,他金望财已经开始在潮帮有自己小弟的时候,陈丹还只是个校园里青涩的学生。


事后,手下有人在他面前说,沈悦宁这个潮帮新晋崛起的少壮派太过狂傲,根本不把金望财这样老资格的堂主放在眼里,这些人更是怂恿着他去向帮主询问沈悦宁此行的事到底是不是如此重要,可以让他领了“圣旨”就目中无人。


金望财当然没有问,也不敢问。他一向是个很稳重,很本份的人。虽然没有做过什么大事,倒也没有犯过什么大错。当年帮主力排众议指派他做了这个重要通道城市的堂主时,声称看重的就是金望财的稳重。


沈悦宁来时,他在自己的娱乐城早早摆下了盛宴,还喊来了几个旗下歌舞厅的当红姑娘,可等饭菜都凉透了时,才有人告诉他沈悦宁早已离开了这个城市。


沈悦宁接的是什么人,是否顺利,然后又去了哪里?这些金望财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一句。


多言买祸,知道的事越多,烦恼和麻烦也就越多。这是他做人做事的原则。就因为他一直能坚持这个原则,所以他才能在这个潮帮内部人士打破头都想争抢的肥差上一坐就是二十年,这二十年间,尽管难免也会遇到过一些外部争斗和内部倾轧的血雨腥风场面,但总体上可以说是太平日子。


守着这份肥差和60多岁的年纪,他已经没有了再往上爬的想法。就算再上一步,做到帮主的位置又能怎样?老帮主说起来是百万之众的A国第一大帮话事人,但那得比他多操多少心?人老了,能舒服的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


这个世界总体上来说是公平的,想要得到的多,就必需比别人承受的更多。金望财已经老了,过了那个“铁肩担道义”的年纪,他已经不想再去更多承受些什么,所以,他对自己现在的得到也觉得很满意,他是一个知足的人。


实际上,他的“得到”可要比人们想像中要多的多。这二十年来,只要是潮帮在边境城投资的项目,金望财都用自己实际控制的壳资源公司做了参股投资,明面上他拿着潮帮堂主丰厚地报酬,私下里,这些投资回报早已是前者的很多倍。


边境城里像他这样的大亨,出入之间身边总带着成群的女人,有些胃口更大点的甚至还带着男人,惟独他从来没有过什么绯闻,甚至连个不为人知的地下情人都没有。潮帮历来看重礼义廉耻,他得在帮主那儿有个好的印象。


帮派大会上,帮主还曾当众赞扬过他的私生活——“老婆重度糖尿病在床,金堂主为了方便照顾,甚至自己去学了护理知识,每天帮他老婆打胰岛素......”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秘密。


金雀会所如果来了什么干净的新人,老板总会第一个把电话打给他,然后帮他安排一个私密性很好的游艇或是山间别墅,请他去享受几个小时。他们是发小,又是一些商业项目上的合作伙伴,在这座城市里,金雀会所的老板是他最信任的人。


何况,这样的事在他看来不过是笔交易,钱货两清,溢价部分算是支付给对方的封口费,他既不必为此有什么羞愧,也不用怕惹上无谓的麻烦。


在他这种年纪,居然还有能力可以和一些年轻女人周旋,让他多少有些沾沾自喜,每次事后,他都会感觉精神振奋,活力特别充沛。


对于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觉得很满足。



头顶的时钟刚刚过了0点,照例,这个时间司机会来敲门,送他回到家里去帮妻子打针,之后,他还会守在床前陪妻子说上一会儿话,才可以安心地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临走前,金望财又把这几天待办的那些事重新在脑海里梳理了一遍,沈悦宁一天前就已经告诉他要来送一个人离境,金望财猜想这小子多半还是不会来面见他,就正好不用花时间和精力去招待他,只是按照沈悦宁的要求,帮他安排好了需要调用的人手。其它大多是些帮会日常事务,没有什么太要紧的,明天再来处理也都可以。


金望财起身,从衣帽架上取下了风衣。


“咚~咚~”两记轻声地敲门声后,门被推开了,但进来的不是司机。


一个中年男子,正微笑着走到了他的面前。男子穿着一身考究的黑色西服套装,胸前别着一枚图案为A国国旗的胸针,脚下的皮鞋保持着擦拭后的光亮,这让他看起来不像是个本地人。边境城历史上以掠夺土著和游牧起家,即使到工业化时代后,这里的人也大多是作风粗旷,不会太刻意去打理这些衣着上的细节。


娱乐行业本来就是个是非之地,金望财身上又担着帮会的职务,日常的保安措施非常严格。


底楼的大厅有直达他办公室的专用电梯,24小时有人守着电梯口,出了电梯,他的办公室门口同样有人在把守。遇到有客人来访时,这些人会首先通过内部视频向他请示是否放行,如果是遇到了异常情况,即使这些保镖们阻止不了,他们也会立刻按下直通他办公室的报警铃。


能在完全不被他察觉的情况下进入他的办公室,这么些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金望财开始感觉到一丝莫名地恐惧。


又是一声霹雳响起,夹带着一团闪电示威般地划破了天空,让对面的那张脸孔闪烁着诡异。


男人手里拿着把伞,雨水还在顺着伞尖向下滴落。


男人对他微笑着,仿佛看穿了他此时的疑惑,“不用乱想了,你的手下是称职的,只是我手里有这个。”


男人从怀中掏出一本证件,绿色的烫金封面,上面印着联邦情报局的徽章,随后,又掏出一把手枪对着他晃了晃。


“我是来找你谈笔生意的,可以座下来说吗?”男人收起了枪,仍然微笑着。


金望财现在全身都在冒着冷汗,甚至连脸上的肌肉都无法控制地抽搐着。潮帮和他本人同这些政府机构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可一旦被找上门来,总不会是什么好事,况且,对方一出手就悄无声息地控制住他所有的手下,他要谈的“生意”是什么,会有多大?


没等到金望财的回应,男子先自己找地方座了下来,掏出一根雪茄点燃后,缓缓道:“职业特殊,我就不做自我介绍了。”


“我手里有你一些材料”,说着,男子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柴盒大小的U盘扔给金望财。


“打开看看,这里有你们潮帮在边境城所有企业的隐藏账本,当然也包括你私人那些壳公司的账目。”


U盘里的每个文件都对应一个企业的名称,金望财随机挑选了几个点开,内容确实如这男子所说,他感到了更加的恐惧。他没有问这个男子到底是怎么拿到这些关乎他和很多人性命的绝密文件,无论用了什么手段,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在动用国家机器碾压他,他注定无处可逃。


A国靠经济立国,在对付经济违规方面可以说是严刑峻法,帮派条律里在涉及拥有不当钱财方面也有着严苛的帮规,凭着这些材料,对方可以让他一辈子住在大牢里,也可以让他马上就领受到刑堂的三刀九孔。


对方手里有这样的筹码,显然就不是来跟他“谈生意”了,这些筹码的份量足够对方控制着金望财去做他要求的任何事情。


金望财道:“你现在还说来跟我谈生意,说明我对你还有点用。”


男子淡淡道:“有那么一点。”


金望财又问道:“你要我替你做什么?”


金望财问这句话时感觉到很绝望,实际上,无论对方要求他做什么,他现在都只能无条件的答应。


男子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疑问,反倒是问了他另外一个问题,“是不是人越老就会越怕死?”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感受,但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金望财答道:“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因为积累下来的财富每天都在变得更多。我又很害怕现在的生活,因为享受这种财富的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少。”


男子颇为认可他的说法,“所以,如果出卖潮帮就可以保全你的生命和财富能去继续享受你一手打造的生活,算不算是一笔不错的生意?”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